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戀戀不捨的假髮
戀戀不捨的假髮

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明白;有一個畫面,我一直不懂,那是關於,法官的假髮。

 

記得女兒還小的時候,看到電視那些戴假髮的法官,她們就會問:「點解法官要扮鬼佬?」老實說,我是無語的。

 

孩子出生的年代,香港已經回歸,五星紅旗下面,為大家一錘定音判定誰是誰非的最大權力者,仍然是外國人,或者,是戴着老外假髮的中國人。

 

法官、大狀的假髮,是英國司法系統的象徵。它代表着最高權力,更是所費不菲。假髮因為是由工匠全人手編織及打卷,做一個需時44小時,故普通一個法官假髮要賣約1500英鎊(約15000港元),典禮用的長假髮的價格更達4000英鎊(約40000港元)。

 

法官和大狀通常只有一個假髮,不更換、不洗滌。因為假髮是由白色馬毛製成,容易吸收濕氣及汗水,隨年月變殘變黃。假髮愈舊愈黃,就代表這法官、這大狀資歷愈深經驗愈豐富,愈顯其德高望重。

 

追溯英國人戴假髮的因由,其實有點可笑。大約1620年,當時的英國國王路易十三長得十分英俊,唯一缺點是禿頭。為保持英王高貴形象,路易十三戴起假髮來,經常出入宮廷的貴族見此,爭相效仿。直到18世紀初,戴假髮已成為歐洲上流社會的標誌之一,達官貴族、法官律師等有身份的人都會戴着假髮出入高級社交場合,從此戴假髮成了潮流。

 

因為司法假髮帶來一種莊嚴的權威,故這裝束一直流傳至21世紀,直至2008102日,英國規定:除審理刑事訴訟案件的法官,全國法官和律師在法庭上可以不再佩戴假髮。倒是香港的司法系統,即使回歸23年,早就脫離英殖統治,仍緊抱着那老外假髮死不放手。

 

環顧全世界法官的裝束,都是一件袍,頂多加條領巾,沒有人會像香港法官那樣,戴着別國民族的假髮,說着別國的語言,來定奪本國國民的官非。

 

如果,統一服飾是為了顯示權威與專業,那為什麼一定要用英國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假髮?為什麼不是披件繡上中國國徽的袍子?

 

最近網紅冼師傅在他的YouTube節目中指出,回歸23年,終審法院雖已由英國搬回香港,但把持終審庭的三個常任法官及18個非常任法官中,竟有16個是外國人,即是說,我們的終審法庭,仍是把持在外國人手上。

 

其實,在每年的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看到滿眼都是戴着洋人假髮的中國人,你會發現,把持着香港司法系統的,豈止是終審法院的外籍法官,還是一個個充滿殖民意識的精英腦袋。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0725

 

原圖:政府新聞處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1
令人傷心
23
超無奈
10
驚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