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需「攬炒抗爭」路線
香港不需「攬炒抗爭」路線

本文作者為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陳志豪


在攬炒派及新冠肺炎疫情的雙重夾擊下,執筆之際,本港失業率已飆升至6.2%,創下15 年來的新高,而就業不足率亦升至3.7%,迫近2003 年「沙士」時的高位。香港現時的失業人數約24 萬人,踏入夏季,隨着大量大專院校學生畢業,市場上霎時增加了數以萬計的勞動力,可以預期失業情況將進一步惡化,失業率、就業不足率及失業人數高處未算高。事實上,筆者近來在社區收到的處理事項,多數是有關失業方面的求助,如政府有沒有「失業救濟金」?哪裏在請人?如何申領政府的各項福利津貼?這充分反映了失業問題的嚴重性,以及市民的憂慮。

 

然而,就在市民陷入水深火熱之際,反對派卻彷彿活在「平行時空」,絲毫不憐憫市民的苦況,完全沒有考慮疫情的傳播問題,仍然發起黑暴活動,搞無法律效力的所謂「初選」,無視限聚令與播毒的風險,肆意聚集人群。難道黑暴分子就不用擔心失業問題,也不用擔心傳播新冠病毒嗎?作為政治人,反對派是否能夠做到以市民福祉為先呢?

 

筆者關注過好幾位勝出「初選」的「抗爭派」的文宣,其競選綱領無非是要藉所謂「初選」取得民意授權,以發起更大的抗爭。故此,好幾位「抗爭派」人士亦不在乎被DQ與否,因為他們由始至終的目標也是爭取更大的授權,刺激更大的民意,支持他們的「攬炒抗爭」路線,破壞香港。

 

然而,香港作為世界上其中一個最繁華的地方之一,特區政府始終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高效的政府,市民普遍享受着已發展地區水平的生活,香港真的需要「革命分子」嗎?網民有句話說得很好,世界上多數地區是由於民不聊生才引起「革命」,卻沒有因「革命」而搞到民不聊生的。香港是有改革的需要,但已至要「革命」的地步了嗎?「革命」的代價往往是慘烈的,這個代價,反對派承擔得起嗎?

 

直至去年年中,香港仍然處於經濟增長期,但受到黑暴的影響,在去年年底已陷入經濟衰退,直接削弱了香港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基礎。不過,隨着香港國安法的出台,筆者相信黑暴勢力終將會平息或陷入低潮,而新冠肺炎疫情亦終將會隨着特效藥和疫苗的成功研發而得以克服。然而,縱使黑暴及新冠肺炎克服了,香港亦已五癆七傷,到時候,香港要復原的話,始終跟2003年「沙士」後一樣,不得不依靠中央的支持。有所不同的是,今時今日的國家力量,遠超於17年前,國家能夠給予香港的支持,只會更大更深厚。為促進香港的復甦,香港實在需要一個和諧穩定的政治環境,屆時才能夠充分把握中央的支持,讓香港擺脫黑暗,浴火重生。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 2020724

 

原圖:中通社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0
驚訝
0
點算呀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