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不見血的饅頭
不見血的饅頭

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在71日香港國安法實施之前,丟棄手足離港了, 說好的不割席,都是謊言,大難臨頭各自飛:才是人性。

 

這天,羅冠聰在社交平台晒出他與前港督彭定康的照片說: 「也許我能代很多香港人講一句:感謝你,最後一任港督。相比現時的官員,很多人懷念你的學識、胸襟、遠見……」

 

原來,羅冠聰已跑到倫敦去,還見了彭定康。奇怪是,羅冠聰到底懷念他什麼?

 

有心水清網民在帖文下留言: 「羅冠聰1993年在深圳出世,6歲才來香港,即1999年,你自己本人根本沒有在港英時代的香港生活過,然後覺得港英很好,港督很好,跑去感謝人,乃西人鞋底。」

 

真是一矢中的。

 

末代港督彭定康是199771日凌晨,跟查爾斯王子一起乘坐皇家遊船不列顛尼亞號離開香港的。那年,羅冠聰才4歲,深圳出生後,一直是在祖家汕尾居住,跟香港跟港督沒半點關係。直至6歲,才由母親以家庭團聚理由,帶他們三兄弟移居香港。即是說,羅冠聰踏足的香港,已是回歸後兩年,別說跟彭定康擦身而過,簡直是連影也沒見過。肥彭那些吃蛋撻、飲涼茶故事,我們經歷過,知道那不過是一場騷,但羅冠聰只是聽神話,當然會把肥彭奉作神了。

 

羅冠聰來自基層家庭,一家住在東涌逸東邨公屋,兩個哥哥,一個當消防員,一個在民陣工作。跟好多兩地婚姻的結局一樣,來香港團聚之後,換來的就是父母離異。

 

羅冠聰在一個專訪中自爆:如果打機的年輕人叫做「廢青」,那他就是典型廢青。因為他打機打到成為職業,曾當過電競評述員。

 

「我幼稚園就已經開始打紅白機、Gameboy,如果不是因為搞學運,我可能已經投身電子競技。」

 

中學時的羅冠聰,是在「紅底學校」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黃楚標中學唸書的,他說,中五之前,一直只沉迷打機,偶然還會跟家人一起參加政府資助的廉價內地遊。直至中五那年,加入了學校辯論隊,開始關注新聞,開始知道有個人叫劉曉波,生命,從此改寫。

 

6歲來港,中學畢業後入讀嶺大副學士,再考上嶺南大學,23歲還在學已成為本港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25歲大學畢業,翌年就獲美國耶魯大學碩士課程取錄,幾個月又說碩士畢業了。然後,27歲,已來到倫敦,跟一個前港督站在一起,惺惺相惜。

 

如果不是踏着手足的屍骸,一個打機的廢青、一個住公屋的副學士,怎能在短短幾年間搖身一變,上位成為耶魯碩士、還跟前港督坐在花園high tea?難為那班天真的手足,仍在為他們打生打死。原來,人血饅頭不一定會見血的。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0718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1
嬲爆
6
超無奈
8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