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剛,前行政會議成員,現任智庫組織「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分別獲授學士及碩士學位,文章常見於本港各大傳媒,著有《悲劇,悲香港》及《風雨聲中》等書。
作者其他博評
戴耀廷群組的信以為真
戴耀廷群組的信以為真

戴耀廷愈玩愈當真,他以為真的可以用他們那套方程式,去達到「35+」的奪權目標,個人在「筆陣」也長期持續批評他這套計謀。

 

戴耀廷在整個反對派陣營,個人相信只是小腳色,但因為廣東俗語所謂「洗濕個頭」而欲罷不能,那就唯有硬幹到底。反正手上的籌碼已經輸得七七八八,那就唯有孤注一擲,希望35+真的成事而可以翻身。但無論是電影橋段還是現實生活,孤注一擲的結果都只有一個!

 

包括戴耀廷在內的反對派,對成功奪權,起初是疑幻疑真,之後就信以為真,關鍵就是區議會選舉的投票率上升到七成以上,反對派取得破天荒的大勝。他們以為其計得逞,那就依樣葫蘆,在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中再上演一遍。戴耀廷為了翻盤,那就親身再上戰場。其實本欄早已向戴耀廷等提出警告,在區議會選舉之後,反對派的對手將會換了北京中央政府。而在今年35日本欄〈北京會否向泛民屈服?〉一文,本人結論有4點,立此存照:

 

1 北京中央政府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會屈服,會傾全力保護其在香港的主權和全面管治權。泛民本身固然沒有令北京屈服的政治能力,再加上任何可以利用的外部力量也不可能;

 

2 中央政府不會動搖在香港落實「一國兩制」的決心,換句話說,不存在香港改行「一國一制」;

 

3 在香港《基本法》的框架下,中央政府有足夠的手段去維護其主權和全面管治權;

 

4 在變天的遊戲中,中央政府將不惜付出任何代價,泛民和香港社會也要預判付出什麼的代價。

 

放之於今天,戴耀廷和他背後的支持者,可以判斷一下,個人在4個月前的結論是否正確。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在到港履新不久,即公開表示,反對派的奪權計劃不會成功,這其實說明了中央政府的決心和信心。中央政府有這樣的決心和信心,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政治事實,香港的地緣政治以及中國的綜合國力,已經可以得出一個不用置疑的結果:中央政府一定取得勝利,問題只在於付多少代價而已!北京中央政府面對喪失對香港的管治權的危機,任何代價都值得付出。而當中央政府已經付出沉重代價之後,包括西方國家藉此刁難指摘和香港失去美國的優惠待遇等,那中央政府就更無顧慮,中國有一句格言,叫「留有餘地」,這句說話不是婦人之仁,而是很科學的總結。當反對派要全取香港的管治權時,那中央還有什麼好顧慮!

 

戴耀廷群組用他們「信以為真」可以成功奪權的方程式,第一步就搞所謂「立法會初選」,在反對派的思維中,初選只不過是熱身造勢和集結力量的混合式。但中央政府動真格,那就寸步不讓,和反對派計清計楚。戴耀廷看完特區政府和兩辦的聲明,可能還未搞清楚他們的初選出了什麼問題。

 

簡而言之,戴耀廷搞的選舉,不是選學生會代表的選舉,也不是選香港小姐的選舉,其內容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會。所有立法會的選舉,那就只有具有合法公權力的特區政府才有資格執行,而特區政府對整個選舉程序,都有非常嚴格的程序規管,例如程序、時限、經費、資料保密、私隱保護等,以確保選舉的公平及公正性,以及所有市民的資料可以得到維護。戴耀廷和鍾庭耀憑什麼可以做這種必須具有公權力才可以進行的選舉工作?用一個比喻,戴鍾二人所搞的所謂初選,根本就是違章僭建,而且使用不及格的物料和不安全的技術。一些朋友去投票站可以用不同身分證號碼投票,工作人員態度隨意而不予核實。而一些當事人語帶威脅地警告某些人士不要與民為敵,就算未有國安法,也有可能觸犯選舉條例。至於有沒有牴觸《港區國安法》第3章第4節的內容,就請戴耀廷好好研究一下。

 

國安法為死局度身訂做

 

個人一再指出,中央由最初的包容,到後來的容忍,再到現在的忍無可忍。當中央不再對一些越界的行為容忍,那就出手反制,中央政府可以用的手段多的是,面對反對派的奪權行動,中央政府最終決定用法律途徑解決,那就有港區國安法的出台。國安法的內容,就是針對過去幾年出現的亂局亂象而度身訂做,而且在執行上計清算楚,由生效第一日就全面執行,以示國安法落實的決心,戴耀廷群組搞35+,那正好及鋒而試了。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20716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9
嬲爆
4
唔係呀哇
3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