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自由,他們是最有力的解說者
自由,他們是最有力的解說者

疫情重臨,又回到天天躲在家吃飯的日子,經常外出晚飯的朋友說,真慘,又要悶在家吃蒸魚炒菜了。


我說,別怨,你還有得吃,還有得揀,我想起,那天在壁屋懲教所聽到年輕囚友說:「在這裏,每頓飯吃什麼,沒得選,唯一選擇,就是吃還是不吃。」


上星期參觀了這所位於西貢的青少年監獄,藍天白雲下,是一張張失去自由的青春臉孔。


「以前常聽人說,要珍惜自由的可貴,我曾經覺得好老土,直至進來了……你想像不到坐監有幾辛苦?失去自由有幾痛苦?我們由一個地方行去另一地方,要以步操形式行進,即是說,你連行路的自由都沒有了。衫褲鞋襪,從『面』到『底』,都是一色一樣沒得揀。一般的監倉,風扇是在外面吹進來的,根本不會涼,像這樣的大熱天,整夜就在好熱和好臭中渡過……」


「以前阿媽常跟我說,不好好讀書不好好做人你一定後悔,我心想,要衰?排隊都未輪到我啦,結果……坐牢之後,阿媽每星期都會來探望我,她是做酒樓的,每星期才得一天假期休息,她就用了半日來看我,一年365日都如是,其實她根本沒放過假。大時大節的家族聚會,姨媽姑姐會問我哪裏去了?阿媽總是撒謊說我已出國讀書,其實,親戚知我什麼料子,這衰仔,不是死了就是坐監,怎會讀書吖?但大家不忍心踢爆,唯諾和應。我每次聽阿媽講起,都覺得好後悔,是我讓她受這種委屈。原來,坐牢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是全家一起受苦,你受的是肉體上折磨,家人受的就是心靈上的煎熬。」


「至於從前說好齊上齊落的兄弟,別說來探我,他們甚至連手機號碼都轉了,怕我找到,怕我連累。」


自去年6月至今,因黑暴事件被捕的人已超過9000,當中3600多人是學生,可預見,以上故事會不斷重複出現在各青少年懲教院所。


懲教署署長胡英明說:「每個人都有理想,但選擇把一個人最光輝的青春歲月走進來了解監獄,值得嗎?有得揀,點解要行到這一步?」


這天,胡署長坐在一幅樹頭牆前面接受記者採訪,他說,這堵牆,是年輕囚友們設計的,那一回,颱風山竹襲港,吹倒了壁屋一棵大樹,大家對這樹有感情,於是想出一個方法留住它,於是把樹幹鋸成一塊塊樹頭,砌了一幅樹牆畫,讓大樹重生。


在監獄重頭再來,這班青少年犯其實跟大樹一樣,正經歷一次重生,不過,重生過程也跟大樹一樣,先受那千刀萬剮,才得以修成正果。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0年7月15日


原圖:懲教署圖片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7
令人傷心
5
好慘呀
8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