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你爸是李剛,我係陳淑莊!
你爸是李剛,我係陳淑莊!

醉酒的人總是說自己沒醉,偷東西的賊仔總會說自己無辜。
 
所以,敢做不敢認只是鼠竊狗偷行為,連大賊都算不上。好多大盜都愛在罪案現場留個記認丟朵玫瑰,就是為了威風地敬告天下:這案子是我做的!

 
於是看到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在政府禁聚令出台後,仍相約40人一起到酒吧夜蒲,被捉個正著後一時說開酒吧業大會,一時又說開股東會,大家都嗤之以鼻:你以為天下人都是傻瓜?
 
夜半,40人,臉紅耳赤,聚在深水埗一間不到1000平方尺的酒吧,開會喎,說這種狡辯的人,是在侮辱市民智慧。
 
因新冠疫情關係,政府宣布全港任何公眾地方都不能進行多於4人的羣組聚集,酒吧是高危傳播場,更被勒令停業14天。然而,因為一個尊貴立法會議員的出現,令一切違法行為全部變得合理化,陳淑莊一時說大家不是飲酒是開會,一時又大擺官威說立法會議員有免責權,原來立法會議員是橫行無忌的代名詞,啊,對不起,我混亂了,一個不守法的人為社會立法?一個高舉「刑不上議員」招牌的特權階級監察政府?那請問,誰監察你?
 
斷正,認了,鞠躬道歉,接受懲罰,我們還會敬你是一條好漢。明明犯罪,被逮個正著,卻死口不忍,還要大擺官威,其實跟他們一直嘲笑那種「我爸是李剛」有甚麼分別?只是換了對白叫「我係陳淑莊」。
 
敢做不敢認不是一條律法,但卻是一種道德界線,逾越了,不用坐牢,卻會受世人鄙視唾罵。
 
陳淑莊你不是初犯了,上年4月佔中案,你的「煽惑妨擾」兩罪名成立,本應判囚8個月,因你亮出幾張腦掃描,又天天不塗口紅不化妝上庭,展出一副瀕死病態,結果換來緩刑兩年不用坐牢。
 
逃出獄網後陳淑莊隨即龍精虎猛繼續在立法會罵人,上星期工務小組開會審議港鐵沙中線工程追加撥款,陳淑莊就聲如洪鐘的罵運房局長陳帆,說這種時勢仍開會:「點對得住醫護?叫你Stay home,叫我地stay home,叫全香港人Stay home,你知唔知而家幾緊張?你睇意大利點樣?你睇西班牙點樣?……香港而家咁耐都冇事冇大爆發係萬幸,但而家社區好多源頭根本搵唔到,我地呢度爆一個就好大件事架喇……點解你仲要咁逼切(開會)?你畀個理由我?你畀個理由全香港市民?」
 
說完,你就轉個頭,聚眾40人在狹小的酒吧豪飲,然後大聲夾惡說:我是議員,我有特權!用回你對陳帆局長那句質問:「你畀個理由我?畀個理由香港市民!」


病毒看不到誰是特權階級的,英國首相、英國王子都尚且染病,陳淑莊你憑甚麼覺得自己可以無視禁令,容於法外、免於疫症?好心奉勸你一句:病毒專攻長期病患的,你是腦瘤患者,瘟疫期間,少蒲為妙。


原文轉載自《經濟通》 2020年4月6日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51
嬲爆
63
超無奈
65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