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世上最溫柔的酷刑
世上最溫柔的酷刑

警察朋友告訴我一段真實場景,類似對白這幾個月在警局屢見不鮮……

 

CID跟被捕孩子落完口供,大家都有點餓,有人出去買了雪糕回來,CID分了一支甜筒給眼前的被捕少年:「食啦,無毒㗎!」

 

CID問舔着雪糕的少年:「阿Sir待你如何?」「OK啦。」

 

「阿Sir有沒有打你?」「沒有。」

 

「阿Sir有沒有強姦你?有沒有雞姦你?」「沒有。」

 

「那麼阿Sir是不是黑警?」「你好人啫,我好彩啫!」

 

即使經歷過、即使被善待過,他們仍然堅信,「警暴」是存在的,有人真的被強姦,有人真的被折磨,只是他好彩,沒遇上。

 

有警察拉了孩子回來,疑犯挺着胸合起眼說:「來吧!」執法者問:「來甚麼?」「打我!」「唉,我真係冇你咁得閒!」

 

最近看到《蘋果日報》報道一名因涉嫌襲擊街坊被捕的議員助理Miss Pun,在長沙灣警署被扣留十二小時期間所受到的「酷刑」,竟然是「警員不斷朗讀屈穎妍的著作」。

 

早知道香港警察文明,沒想到已文明到這個地步,就是給被捕疑犯朗讀益智文章,陶冶心靈,洗滌腦袋。如同唐三藏給孫悟空唸緊箍咒,如果朗讀都是一種極刑,那肯定是世上最溫柔的酷刑。

 

實在要多謝這位有才的警察,我更要借此機會多謝每一位讀者。最近我把近期關於黑暴的文章結集成書,名為《一場集體催眠》,好多人一看到書名就點頭認同說:對了,對了,這八個月,就是催眠,就是邪教!

 

小書才出版三星期,已翻印第六版了,疫情之下、政論題材,竟然有這種銷量,是奇蹟,更是民意。

 

那天,幾個退休警察幫忙組成陣容鼎盛的「運書隊」幫我把新書車給警察訂戶,「運書」隊員一位是捉拿葉繼歡等大賊的神探林桂彬,一位是一九六七年在沙頭角與華界民兵槍戰的港警Gilbert Jorge,他們走過香港最動盪的年代,他們用經驗為黑暴下判詞:所有暴動都有完結的一天,而所有亂局最後都是由執法者來終結收拾。香港人,等着瞧吧!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 2020317

 

原圖:政府網頁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2
嬲爆
4
超無奈
4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