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海明,原名何永謙,現任市區重建局非執行董事,擁有加州(伯克來)大學城市規劃碩士學位。一九七八至二零零三年間,曾出任香港政府多個高級職位,包括房屋署助理署長、首席助理民政事務司、衛生及福利局副局長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副署長等。
作者其他博評
公僕須知進退 重返薪酬機制
公僕須知進退 重返薪酬機制

上周,署理特首林鄭月娥會同行政會議決定,今年公務員薪金調整幅度,將跟隨薪酬趨勢調查(pay trend survey)指標,即高級公務員的薪金增加2.55%,中、基層的薪金則上調3.92%。

政府明顯知道,公務員對上述加幅並不滿意。所以,好話說在前面,林鄭月娥在行政會議前已經向記者發言,公開讚揚公務員「非常盡心盡力」協助政府施政,並說,不論是特首梁振英或是她本人,都向公務員表示「衷心感謝」。

但是,決定公布後,多個公務員團體仍然表達不滿。高級公務員協會主席郭志德表示,打算與其他高級公務員評議會成員討論,是否要求特首梁振英啓動獨立仲裁委員會,就今次薪酬調整幅度作出仲裁。必要時,考慮採取與公務員事務局不合作態度。

據報道,「仲裁」的建議獲得華員會的支持,不過,第一標準薪級公務員評議會則表示暫時不考慮要求成立獨立仲裁委員會。也有部分公務員團體代表表示要退出薪酬趨勢調查委員會,包括三個警察協會及紀評會。

公務員薪酬 不遜於私人機構

不過,公務員團體仍以大局為重,據報都不打算採取激烈行動,如工業行動等。事態發展備受社會關注。

但是,公民社會不是一面倒支持公務員。有論者指出,公務員的薪酬福利相比私人機構,並不遜色。更有學者提出,要檢討公務員薪酬趨勢調查的方法。現時,調查機制所涵蓋的私人企業以大型企業為主,這些公司員工所享受的薪金福利可能是私人企業中最好的,若果擴大調查對象以涵蓋更多的中、小企業,結果可能更準確地反映私人市場的薪金情況。

在現今的經濟環境下,這做法將會拉低薪酬趨勢調查的結果,相信一定不獲公務員團體接納。況且,多年來政府都以優良僱主自居,相信不會輕率改變這項政策。

更有一些相關討論指出,近年部分政府部門的工作表現似乎未盡人意,例如屋宇署在土瓜灣塌樓事件的表現,及海事署與海難事件等,都受到法庭或相關調查委員會的批評。於是,有人提出,公務員的薪酬制度應該引入論功行賞的做法,勤奮者可獲嘉許,工作表現不力者不應享有一刀切式的工資上調。但是,此等概念在政府部門內可能知易行難。除非採取360度全面評估,否則,單靠上司評估下屬,容易產生迎上及馬房文化,亦非理想。

今次,管職雙方意見分歧其實不難理解。

打工仔收入滯後 全球化後遺

筆者在1970年代起,亦曾在政府工作多年,比較明白一般公務員的心態。公務員的收入按機制,守規矩。經濟蓬勃時,商業機構員工可能分享到優厚的花紅,管理層更可能分得股權,適當時可換股圖利。公務員從來不享受此等短期但可能是巨額的經濟好處,換來的是穩定的、細水長流的每月薪金及相關福利。所以,所有公務員對自己所處的職薪點,若獲升遷,日後的職薪點的金額都耳熟能詳,因為此等決定了他們一生人、包括他們家人的生活水平。所以,在社會經濟環境不見巨大逆轉時,加薪幅度追不上通脹自然引起員方憂慮。

現實是,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影響下,富裕地方中、基層員工收入滯後,已是常見現象。薪酬趨勢調查若準確反映此現象,管職雙方都要接受調查結果。

政治生態惡化 公僕發難失支持

有公務員團體提出,薪酬趨勢調查出現漏洞,因沒有涵蓄私人機構發給員工的花紅和股權,但是,公務員事務局則覺得這是管職雙方同意的做法。

近年,香港政治生態劣質化,港府整體在推展工作時承受巨大壓力。不論是問責官員還是公務員都容易備受批評,動輒得咎。若公務員團體因一個甚而半個百分點的差異,而退出多年來行之有效的機制,不但不必要,亦不一定獲社會各界支持。

況且,雖然今年的加幅落後通脹,但過去6年的累積調整幅度遠在同期累積通脹之上。

希望各公務員團體能本著和衷共濟的精神,重返薪酬調整機制。

原文轉載自《香港經濟日報》 2013年6月21日

圖:sina.com.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