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傳媒人,曾任《壹週刊》及《東周刊》副總編輯、天地出版社副總編輯及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客席主持人。畢業於香港大學。2010年創辦快樂書房,同時兼任董事總經理和總編輯。她在《頭條日報》及《明報》有撰寫專欄。
作者其他博評
不能回到從前了!
不能回到從前了!

七個月的反修例運動,令曾經是地球上最安全城巿之一的香港,頓變成舉世知名,聞風喪膽的紅蕃區!

 

你以前可能發夢都沒想過,理大通往火車站的天橋、或灣仔告士打道的天橋……竟然會成為暴徒亂擲汽油彈、膠櫈、垃圾等落馬路的罪案現場,兇徒視司機和行人性命如草芥。於是,我最不想見的防範措施出現了,政府在天橋上安裝鐵絲網,令本來可以自由地觀賞川流不息、黃昏落日、五光十色大都會風景的天橋,變成冷冰冰的「鐵籠」,你我變成籠民。由於我曾經嘗過被黑衣人堵路,拿着鐵通逐架車尋找獵物的可怕經驗,我不願見,卻無奈。

 

第二,以前,大學校園是城巿的一部份,巿民可以自由出入去乘涼、散步、探朋友,吃飯或飲咖啡,但運動的戰火,燒入校園,令純潔學術之地滿目瘡痍,大家都痛徹心肺。校園從此變成「閒人免進」的私地禁地。理大率先設閘門,師生職員需拍卡進入,其他大專院校一律要查證,巿民「不准超越黃線」。校園和社會割斷了臍帶,大門狠狠向公眾關上了。我不願見,卻無奈。

 

第三,大街上的中資銀行、滙豐銀行,以及中環總行的一對獅子、美心餅店、優品360……至今仍然被白色圍板封閉着。香港變成幽靈城巿,充斥無言的荒謬。

 

第四,被撕裂的人際關係,難以復原。朋友說,畢生的知己因為政見,反目成仇,我們心上拔不走的,不是一根刺,而是一碌杉!   自由被剝削,是因為有人濫用自由;感情被割裂,是因為有人誤信政治教條,輾壓了人性。香港被犧牲,因為有太多人蹂躪她,她已回不到從前了。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 2020116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3
嬲爆
10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