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養鬼
養鬼

相傳泰國有一種由巫術演變出來的神怪活動,叫「養鬼仔」,領養人從有法力高人處取得鬼仔的小人偶,每日供養香油,鬼仔便會應要求給他好運,甚至可為他加害別人。

 

香港也有人養鬼仔,在政圈,也在校園。有政客選舉又沒把握,見到黑暴當道,用打、砸、搶取得不少人心,把心一橫,各自跟黑衣惡鬼歸邊,沾沾好運,打擊對手。選票大過天,雖然明知暴力有歪法理,依然日日照顧無缺,把素來供奉的「和理非」神主牌放入櫳底。

 

暴亂爆發不久,民主黨和公民黨便派出議員,到暴動現場「監察」警務人員執法。遇有警察截查嫌疑人物,總會有議員出現,質問警員截查的原因,要求解釋法律理據,又要警員出示身份證明等等,輕易糾纏半天,消磨警力。有更囂張的,竟然質問警員,知不知道他們是立法會議員,要求警察用議員稱呼,令暴徒氣焰更盛。

 

當磚頭擲向警察之後,警方以催淚彈回應,養鬼仔的政客一再為暴徒護航,反指警方使用暴力。黑暴升級,大批暴徒圍攻立法會大樓和警察總部,暴徒攻入立法會後,大肆破壞,情況不忍卒睹,現場竟有議員跟施暴者交談。

 

接着全港性大規模堵路、縱火、打人、燒店、砸地鐵的暴行展開,處處見到反對派議員的身影。他們有些負責質問留難警員,有些索性擋在暴徒前面護衞,用身份和權位阻擋警方推進,表面上是協調雙方,實際是阻差辦公,讓暴徒有喘息的機會。

 

校園內養鬼仔的人也多,老師原本應該教導學生兼聽講理,卻有人使用偏激的教材,引導學生仇視國家和痛恨警察,幼稚園小兒也不放過,苦心經營20年,造就校園內大批仇中仇警的年輕人,一旦穿上全副黑衣武裝,便是人見人怕的娃娃兵,打人放火,絕不手軟。暴亂被拘捕的人當中,學生佔了近半。

 

以前犯罪被捕是恥辱,現在學生被捕,榮光彷彿歸於學校。可不是,有學生參加暴動,甚至意圖殺警,校方馬上公布會請律師為疑犯辯護,校長或發聲明譴責「警暴」,或去信要求警方交代。到現在才知道,原來香港的學生是不會犯法的,說學生犯法本身才是罪過。

 

香港養鬼仔的人可能不知道,鬼仔為他們做事是要還的,又或者供奉稍有差池,鬼仔便會反噬主人。看看一些大學校長的恥辱下場就明白,有校長被學生叫做狗,用粗口罵,大把溪錢迎頭灑下,有人被禁錮幾個小時,有人被要求坐在地上說話,多個校長室被放火搗毀,若孔老夫子在生,一頭撞牆死了便算。

 

那些拒絕跟暴力割席的政客也不見得好過,工夫做足,供奉無缺,選票卻不一定放你票箱,大批「獨立」候選人湧現跟他們鬥搶,落場無父子,管你是供我香油的父母,沒有人不為己,反咬你一口是天經地義。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118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3
嬲爆
2
超無奈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