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攀附暴力
攀附暴力

區議會選舉個多月後舉行,接着立法會明年第三季又換屆,現任的反對派議員面臨重要的戰略抉擇,跟暴力割席或是跳上暴徒的音樂蓬車合奏拍和。星期三特首林鄭月娥到立法會宣讀《施政報告》,反對派議員演出一幕沒有最激、只有更激的鬧劇,或許為他們的選擇提供了好些啟示。

 

由林鄭到達時開始,全體反對派議員夾道抗議,入到會議廳依然瘋狂叫囂,把會議拖死後繼續狙擊林鄭離開。搗亂中他們使用不少新「武器」,用投影機把標語投射到主席身後的背板上,用擴音器叫口號,用特製錄音玩意播放街暴的錄音,有人跳上枱,有人帶上人臉面具,有人拿着林鄭雙手染血的標語牌等等。陳淑莊說,他們做了以往沒做過的事。很真,暴力給帶進議事堂,只差沒有汽油彈和磚頭。

 

反對派喊着的口號仍然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聽起來怪怪的,十分彆扭。政府早說要在《施政報告》後動議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他們把會議搞垮,怎叫政府撤回條例?更奇怪的,立法者的訴求居然包括要政府放棄執法,不控告涉嫌犯法的被捕人士,若政府真的這樣做,他們才應該感到羞恥。高喊這個訴求的反對派議員中,竟然有好幾位大律師和律師。

 

反對派議員或者看過好幾個民調,認同用暴力屈辱特區以至中央政府,選舉形勢便一片大好,便宜不撿白不撿,幾個已報名參選區議會議席的議員,如朱凱廸、林卓廷、范國威等,更是落力,有鏡頭的地方便有他們的身影,將「暴力牌」打得淋漓盡致,靠邊革命派已經豁然寫在牆上。

 

可是利益當前,反對派議員的如意算盤未必打得響。暴力革命派多月來打得落花流水,縱火打砸,卻又損兵折將,多人被拘捕,頭頭出選怎會輕易把選票送給坐着等吃的人。反對派議員想在革命票倉掏一把,只是一廂情願的單思病,弄不好革命派可能反過來先革他們的命。

 

搞政治一日也嫌長,一子錯便滿盤落索。反修例衝突中民意形成的轉折,其實也不過是三兩日間的事,來也如此,去自然也可以一樣,未來個把月說不準發生一兩宗激動人心的事件,形勢大逆轉會把不可能變成可能,到時「暴力牌」隨時打不響,變成負資產。陳水扁被打一槍而民意逆轉的經典一幕,是個反面例子。

 

參選議會是要貢獻社會,不忘初心的話,參選人必以社會整體利益為本,兢兢業業的走上陽關正道,用理據和政綱贏取民心。不問是非,妄想高攀依附得勢一方,固然門禁森嚴,未必准你自出自入,即使僥幸謀得一兩席位又怎樣,身處權位者若懷着一副壞心腸,終究把社會引領入罪惡淵藪,對不起辛苦建設香港的祖宗。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1018


原圖:區議會網頁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
嬲爆
0
超無奈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