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餘歲的港青,中學後負笈英國,研修法律及政治。本欲投身於江湖,卻見波譎雲詭的時政,與其淌這渾水,不如廣邀同路朋友,談笑風生,以法論政,於建立屬於大家的一片「余唐」。 個人Facebook:www.facebook.com/yu.t.205
作者其他博評
激進化系列(一)激進化主義侵蝕香港
激進化系列(一)激進化主義侵蝕香港

2008年,一場金融海嘯席捲全球,西方各國政經局面一夜變天,人民對傳統精英及體制失去信心,民心漸轉至推崇「直接民主」、「單邊主義」、「排外主義」等右傾政治。在經濟低迷和全球化受質疑的背景下,加上各國均有當地長久壓積下來的「深層次矛盾」,以及西方陣營領袖美國正由「特朗普主義」把持白宮,令民粹主義、激進政治、極端主張開始抬頭。不論是英國、美國、德國等先進國家,還是中東的發展中地區,均見「激進化」及極端主義的身影。不幸的是,「激進化」的危險浪潮亦似乎慢慢地正侵蝕香港。


「激進化」主張 正植根香港青年


事實上,從2014年「違法佔中」,到了近年來「本土」、「港獨」、「革命」的主張,均顯示激進政治正在冒起,而近月來連番暴力示威,更指向有關激進論述不再是流於討論的層面,而是正有人切實推行,意圖打破社會體制及安寧。香港的激進政客以媒體及文宣手法,煽動青年群眾,將社會面對的問題偏激地歸咎於行政機關,卻絕口不提客觀施政現實,以及反對陣營對行政機關的刻意、惡意阻撓及中傷。那些人士以上述的「偽命題」,誤導青年以為玉石俱焚、全盤否定,便是香港及自己的惟一出路。這種手法,大幅強化極端及「激進化」思想在青年群眾間的傳播力、植根力。


從近月來毫無底線的違法暴力示威,到了在社會上吹起的「不割蓆」說法,「激進化」主義正在香港大行其道。然而,正如筆者曾經評論過,在現今政治對立、單邊主義橫行的世代下,煽動民情和鼓吹激進等手法,固然能於短期內凝聚不少民聚,對新興政客而言乃「上位」的便捷之道。不過,如此一股極右群眾,環球例子證明對社會只徒添破壞煩惱。犧牲宏觀整體利益,以推進一己私利,乃民粹主義者的慣性操作,可是社會具有為這些政治破壞「買單」的能力嗎?香港因他們而要付出的代價,又如何計算?


香港已站在危險懸崖邊緣


事實上,借鑒西方海外例子,便知香港目前處於一個什麼樣的危險。極右主義群眾在英國、美國、德國、瑞典已成一群以暴力仇恨為主題的政治團體。近年瑞典有不少受激進政治影響的人以「言論自由」及「政治表達」為由,向外來移民的聚居地挑釁、刑毀,甚至縱火;德國極右政黨支持者多番在街頭上演攻擊、圍毆異見者的場面;英國當地的反共和制度及排外主義者疑發起多宗針對異見者的謀殺案;美國的「白亻至上主義」更涉多宗大規模槍擊案及瘋狂駕車撞人事件。這些例子,說明香港已站在懸崖邊緣的位置。


在目前高度撕裂及政治化的局面,香港理性群眾更要抓緊法治、和平、多元等核心價值,排拒「激進化」主張,以免香港因極端政治而落得不可逆轉的破局。



圖片來源: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
無計啦
4
點算呀
3
嬲爆
2
唔係呀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