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餘歲的港青,中學後負笈英國,研修法律及政治。本欲投身於江湖,卻見波譎雲詭的時政,與其淌這渾水,不如廣邀同路朋友,談笑風生,以法論政,於建立屬於大家的一片「余唐」。 個人Facebook:www.facebook.com/yu.t.205
作者其他博評
談判桌上的籌碼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談判桌上的籌碼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近年香港政經局勢波譎雲詭,錯綜複雜,西方對華鷹派人物染指香港事務幅度愈來愈廣,其銳意打擊中國的目的亦日益明顯。除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點評香港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風波,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亦多番發聲明指,會因事件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並對中央及港府作出多種「要求」。所謂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說穿了就是美國意圖置香港於中美角力的談判桌上的手段之一,是美國藉政局動盪來插手中國及香港內部事務的藉口。到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背景是什麼,內容又與香港有何關連?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由「佔中」說起


事實上,《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最初是在「違法佔中」運動的後期,由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聯手提出。據悉,當時議案的目的為更新美國對港的政策,並藉此法案對香港政制及民主人權情況作「監察」。其後,共和黨鷹派人物魯比奧在2015年,與香港眾志成員黃之鋒一等人會面後,聲稱「認識到《法案》的重要性」,並再次在國會提出有關法案,以回應當時反對陣營對中央及港府的輿論。如今的反修例風波,亦有魯比奧炒作有關法案的身影。


香港自治 成了美國事務?


根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香港的自治成為了美國國務院的「事務」。美國國務院「有責任」每年向美國國會作出香港享有充分自治的「保證」。另外,有關法案亦會限制香港內部立法事務,例如威脅港府若然推行《基本法》第二十三條關乎國家安全立法事務,或是《逃犯條例》的修訂成功立法生效,美國或可取消《香港政策法》,甚至不再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及經濟體等國際間共同承認會遵照的標準。當中更有條文賦權美國將被視為損害香港人權或民主的人物限制其入境,以至凍結其資產。


相關條文貌似大義凜然,然而綜觀史實,美國一直以「人權」、「民主」等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干預他國內政,以擴大及鞏固其政治力量版圖,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只是其在介入別國事務的操作上的另一新猷而已。事實上,香港的法治、人權、自治水平,一直名前世界前矛,甚至高於美國。不少社會人士亦指出,港人在《基本法》保障下所享有的權利,亦比起英殖時期的社會高出許多。在諸般事實的反映下,大多數理性港人都認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原則在香港順利落實,惟獨部分港內反華勢力長年抹黑攻訐,讓外部勢力得以有藉口介入香港內政。


美國意圖打「香港牌」


其實正如前文所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提出並非什麼新鮮事物,有關法案由2014年拖至今天,仍是處於「只聞樓梯響」的階段,其作用反而在輿論層面,甚至是談判層面上,均高於其他實質作用。很明顯,美方正利用有關法案,來作現時戰得正酣的中美貿易戰的籌碼,擺出一副「扣著香港牌」的姿態,意圖令中國於其他事務上向美國妥協。


香港是否甘於成為外部勢力打擊中國的籌碼?青年人又是否值得犧牲前途被他人利用?以上問題,筆者留予大家細思。


圖片來源: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7
唔係呀哇
35
嬲爆
12
點算呀
22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