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城市智庫召集人、觀塘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主席、民建聯中常委∕家庭事務委員會主席∕觀塘支部副主席、香港福建社團聯會常務會董、九龍社團聯會秘書長。
作者其他博評
做好自己 平復亂局
做好自己 平復亂局

「反送中」遊行從金鐘擴散到18區,遊行後的暴力衝擊不斷上演,針對警員的攻擊愈來愈激烈,警方在沙田新城市廣場遭暴力衝擊時,被咬斷手指、被追打、被狠踢……居民問,暴亂什麼時候結束?亂局說法紛紜,恐怕難以一時平復。

 

說法一:等到11 24 日區議會選舉結束。2019 年選民登記周期,選舉事務處共收到超過35 萬份選民登記表,按452 個選區計,平均每區增加超過770 個選民。在金鐘大遊行後,反對派已在2019 年區議會選舉定人定點取得更大進展,將遊行的「勝果」延續至投票日,是反對派所思考的。利用政治議題撕裂選民群體,是一種重要招數。這一招用得爐火純青的,是台灣民進黨,當中又以陳水扁為表表者。蔡英文也在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的暴亂中,民望獲益不小。

 

說法二:等到美中兩國明爭暗鬥,某一方戰敗。美國現在大力阻止中國實現民族復興,擔心「一哥」地位不保。貿易戰、科技戰等都被中國阻擋了下來,於是利用在香港搞「顏色革命」拖累中國,便是美國的重要棋子,而香港反對派也毫不避諱與美國政府接觸。若是如此,香港的亂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就算這次平靜了,未來還會有風波。

 

說法三:等到激進分子革命成功。在這些激進分子眼裏,「反送中」就是「反中」,暴亂是奪權的手段,眾多以不同理由參與遊行的人,是他們的籌碼。有一些人在網絡上鼓吹建立新政權,成立「新政權的臨時立法會」。如此一來,在7 1 日大肆破壞立法會,及將金紫荊廣場的國旗換為黑色旗,看來就合乎他們的邏輯。對他們來說,這是難得的機會。

 

說法四:等到示威者的願望得到滿足。特區政府沒有回應遊行示威者提出的訴求,把行動進行到底是唯一的出路,迫使政府滿足他們的訴求。

 

說法五:等到政府推出市民滿意的政策。市民不滿政府施政的總爆發,以行動宣泄情緒。青年上位無望、買樓無望,的確,我身邊就有青年朋友因為樓價高、上樓問題而走出來;也曾聽聞,個人一無所有,香港亂、經濟差,對自己沒有什麼損失,所以有人樂見「攬炒」。

 

說法六:等到社交媒體去圈子化。社交媒體導致同質群分的圈子化,同一圈子的網友如同處在一玻璃密室。他們發出的聲音,產生迴音室效應,不斷在圈子裏激盪及倍增,令圈子裏的人以為他們代表了主流或真理,甚至互相認同。他們聽不進其他人的吶喊;就算聽到不同聲音,也會自我產生理由將之否定,甚至選擇相信「自己人」的話。當警方被冠以「黑警」,及一些關於警方的負面謠言在圈子裏流傳,仇警的激進行為將會持續。

 

平復亂局 需接觸、時機、耐性

 

各種說法並不是單一存在,更多的是交叉並存,且相互影響。若想平復亂局,也不是單一方法或個人能及,需要接觸、政策、時機、耐性……不想亂局持續的朋友,抱怨不能解決問題,先做我們個人可做的,心有底氣,打開胸襟,積極行動,團結可團結的,穩定可穩定的。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19717

 

原圖:中通社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9
嬲爆
2
超無奈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