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對錯累人
對錯累人

特首輸了,建制派輸了,警察也輸了,輸得很慘烈。反對派贏盡了,卻是「暴窮難抵,暴富難睇」,難看的是那一張張囂張跋扈的嘴臉。

 

事發當日早上,警察在金鐘截查行人,避免有人帶武器到示威區,幾位反對派議員到場阻撓警方行動,楊岳橋和區諾軒要求警察交代截查某些人的理由。有警察與區諾軒對話,警察說:「呢位先生……」語音未落,楊岳橋已一臉傲慢地截着說:「呢位係區諾軒立法會議員。」警察改稱呼區先生,楊再糾正他:「區立法會議員」。

 

對於一位公正執法的人員來說,社會地位不應是他作判斷的考慮,除非楊議員認為警察應給予立法會議員特殊待遇,或者毋須理會一位「先生」。若議員的身份是種責任,不是特權,那就用不着堅持與先生有別。

 

那邊廂,另一位議員鄺俊宇大聲向警察訓話:「我哋立法會議員,監察緊你哋。」立法會負責批核政府財政,並監察政府整體運作,從未聽聞他們需要到現場看着公務員怎樣工作,若這樣才算監察政府,那麼他們倒有一段長時間失職了。

 

網上傳來短片,暴力衝擊開始時,莫乃光和一位外籍記者,應是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在樓上觀看示威者用磚頭、鐵枝和鐵馬逼警察退守立法會大樓。記者問莫乃光怎看,莫答:「不想見到發生衝突,但政府不負責任地消失了(The government simply disappeared)。」記者追問:「那些人正用武力攻佔(storm)政府,他們不也是不負責任嗎?」莫委婉地答:「現實是我們沒有選擇。」原來暴力竟是唯一的選擇,算開了眼界。

 

兩人接着到樓下大門口觀看,警察沒消失,正在死守最後防線。莫乃光聽到警察說會保護議會安全,委婉馬上變成咆哮:「我哋好安全呀,唔需要你哋保護。」相信絕大多數議員不會認同他給警察的免責聲明。看見躺在地上接受急救的警察,他暴跳如雷:「開口埋口話自己受傷。This is ridiculous。」樓上樓下是兩副嘴臉。

 

除了議員真假難辨的表現外,事件中還充斥着各種問難:這是不是一場暴動?磚頭和鐵枝算不算「寸鐵」?是催淚氣驅散示威者,抑或是示威者散了警察還要放催淚氣?即使有看不完的錄像,這些看似簡單直接的問題原來也不容易回答。

 

涂謹申議員在事件上發言極少,但他在614日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說得中肯:「可能在某些地點和時間,有810分鐘確有市民衝擊警方,尤其是衝擊立法會;公道些說,下午3點多有成群人拿着雨傘衝擊立法會入口,這有問題;有示威者這樣做是過分。」

 

觀感才是真實,用理性解構政治,就像要用科學證明神存不存在。當有人相信掟磚頭的示威者是警察和「國安人員」假扮的時候,社會真的累了,最好休養生息,暫時不想對錯,清醒再說。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19621

 

原圖: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1
支持
101
好正
15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