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斬樹兵團
斬樹兵團

風災過後,塌樹滿城,這兩天,四處都有鋸樹、清理的工人,不知大家可有發現,當中有很多都是南亞裔人士。

我家住山上,旁邊的樹倒得一塌糊塗,橫亙主幹道的首先要清理。這天刻意留意,發現鋸樹抬幹的五個人,全是南亞裔。一天到晚換了幾次班,不同的人,一樣的膚色種族,我心想,慶幸有他們。

政府的外判工人一般都年紀較大,這次倒樹太多,我正擔心,那些老工人怎受得了這種活。卻原來,香港有這一幫新力量,為我們重建家園出大力。

開車出去的時候,順道四處看看,發現在烈日下與塌樹搏鬥的,大部分都是黑黑實實的南亞裔,他們身高、力大,砍樹搬枝,彷彿不費吹灰。

香港近代的年輕人已甚少有幹苦力者,砍伐工作半點力氣都少不得,我們幸得這班新移民,為社會補這賣勞力的空缺。

從前說起南亞裔,大家會想起深水埗的苦力;近年提起南亞裔,大家會聯想到劈友打劫的南亞兵團,據說,他們已是香港黑社會的生力軍。南亞人天生一副兇神惡煞臉孔,有些大概是真的來做案,但我絕對相信,大部分南亞人來到香港,都是想正正經經做人、安安樂樂過活。

我家附近有一條老屋邨,近年住進很多南亞裔人士,他們通常孩子多、怕狗,每次見到我們遛狗,就彈開九丈遠慘叫。他們都是低下階層,孩子通山跑,很活躍,很漂亮、很可愛。

其實他們都是香港人,說廣東話,走進社區,努力融入成為小城的一分子。這些孩子長大後會變成什麼樣的人,完全視乎我們以什麼樣的態度對待他們。如果,我們永遠用賊佬的眼光看他,將來他真的有可能會變成賊佬。

這次,眾多南亞人參與清理災情,原來是少數族裔關懷協會和消防署的一項合作計劃,少數族裔能為他們身處的社會出一分力,必定會對這第二個家增添一份歸屬感。下次倘在街上碰見,我們也要記得向他們說聲謝,好好待他們,他們也會好好待這地。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20180919


原圖:Jaan News 香港影片截圖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7
講得好
3
支持
1
無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