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會鼓吹「造反」「違法達義」遺禍至今
學生會鼓吹「造反」「違法達義」遺禍至今

本文作者為何漢權/教育評議會主席


香港大學的開學禮,傳統上有學生會會長致辭,這是由於校方向來對學生高度重視,希望透過致辭,學生會會長能代表港大學生,特別是表述新鮮人(freshman)對大學學習的嚮往,對理想人生的尋覓。按港大校訓所說,既要明德亦要格物。作為教育工作者及納稅人,特別期待看到學生會會長致辭的內容,畢竟,港大是亞洲乃至世界排名前列的大學,名實總要相符,但很可惜,近兩年的學生致辭,卻總是口號在前,內容貧乏無力,最後仍是口號一場空就草草了事,口號鮮明,可以是霎時驕,能吸引喜歡寫矛盾故事的部分媒體,放大刊載,從而吸引大眾一時眼球的注意、但大力呼喊個人立場之餘,究竟有無一點點建設性的方向說明?亢奮表態之餘,有無按事實返回理性思考之路呢?

這回,學生會會長站在莊嚴的講台上,侃侃而論,謂港大學生要有造反的勇氣(rebellious courage),才能捍衛港大的尊嚴。事實上,香港有言論自由, 「造反」一詞並非禁忌詞,問題在於現今的港大、香港乃至國際社會的現狀是如此不堪,有必要提出造反的勇氣嗎?再說,香港大學何時失去尊嚴?又是誰拿走香港大學的尊嚴?

作為負責任的學生代表,必先要從理性出發分析,找出港大「失去尊嚴」的種種原因,深入淺出,提出看法及改善意見及建議,而並非跳過一切,光說要有造反的、即食麵式的勇氣,再加上天馬行空、超人模樣的自居,提出所謂捍衛港大的尊嚴。

有病當然要醫,但身體好端端,卻日日空喊頭痛心痛又腳痛,傷春又悲秋,這叫無病呻吟。

年輕走過,輕狂難免,還可理解。但學生會會長「造反衛港大」的歪論,竟被同一大學並曾領導非法「佔中」的法律學者轉傳,又謂未來是屬於那些敢於挑戰常態的年輕人。站在教育現場看,筆者先問,絕大部分認為沒有、毋須造反的年輕人,社會的未來就不能屬於他們嗎?

作為「法律學者」脫離事實理性,不斷一味以感性煽動,如此鼓勵別人子女、血氣方剛的年輕人造反,才是最居心叵測,才是最危險及不可原諒的。

香港是一個已邁向高度文明的法治社會,由此而建構成國際金融、航運、服務、旅遊等中心,是十分安全的城市,大家必須負起責任維護珍惜,而任何人享有言論自由的同時,亦必須要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18年8月31日

原圖:港人講地資料圖片、Campus TV, HKUSU​ Faceboo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
嬲爆
1
好正
1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