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講粵語的上海女人
講粵語的上海女人

 周日看了由王安憶長篇小說改編的港產舞台劇《長恨歌》,一如既往的為舞台女王焦媛的演出拍爛手掌,更讓人振奮的,是謝幕時聽到舞台劇導演高志森在台上宣佈:此劇已先後在蘇州及南京上演,這次在香港站演完三場,緊接會到深圳、廈門、廣州等多個內地城市全國巡迴演出,重點是用全粵語。我覺得,這才是真真正正用行動推動廣東話。

 

這些年,很多人在搞甚麼捍衞廣東話行動,他們所謂的語言保育,不外乎玩俚語、講偈後語、甚至解讀廣東粗口,這樣就可以把一種方言傳世嗎?我不認同。不斷強調粗言俗語就是廣東話文化,只會把廣東話矮化、俗化、甚至低賤化。真正保育廣東話,應該是把它最優雅最優秀的一面呈現出來。我在中大唸中文系的時候,有一科叫做「音韻學」,必修的,裏面學到唐宋時中國人講的是中古音,按今天看唐詩宋詞的韻律,推斷當年的中古音其實跟今日的廣東音十分接近,所以,今日隨便拿一首唐詩用廣東話唸,一定會比用普通話唸押韻得多。

 

還有唐滌生的「霧月夜抱泣落紅」、「落花滿天蔽月光」,粵劇裏的廣東話唱詞,優美得很,要保育,就應多保育這些。

 

可惜近年我見那些舉着撐廣東話旗幟的人,只是不斷推銷、宣揚、美化廣東粗口和俗語,卻沒見過他們用行動去支持本地的廣東粵劇、廣東話劇。

 

看焦媛用廣東話在舞台上演繹一個上海女人跌宕的一生,這齣《長恨歌》,才是身體力行的廣東話保育。我很喜歡焦媛那種獨特的唸對白節奏,跟字正腔圓的京腔對比,又是另一種韻味的地方風情。

 

問導演:蘇州人、南京人聽得明廣東話嗎?何以這麼大膽以全粵語演出?香港歌星回內地發展都會轉唱國語歌,何以你們的舞台劇堅持用粵語?

 

高導演說,意大利歌劇你聽得明嗎?大家還不是看字幕?韓文你聽得明嗎?個個還不是在追韓劇?所以,如果藝術質量夠,語言根本無障礙。內地人對粵語舞台劇趨之若鶩,就是愛它原汁原味。從前,港產電影、電視劇、廣東歌在內地不知幾受歡迎,很多人都是看這些來學廣東話的。

 

保育,不是關上門妄自菲薄,或者躲在山洞猛講粗口;真正的保育,應該是做好自己,然後衝出去,展翅遨翔,讓別人欣賞、學習,才能永久傳承。

 

原文刊載於《頭條日報》2018年5月15日

 

原圖:高志森Facebook截圖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