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海明,原名何永謙,現任市區重建局非執行董事,擁有加州(伯克來)大學城市規劃碩士學位。一九七八至二零零三年間,曾出任香港政府多個高級職位,包括房屋署助理署長、首席助理民政事務司、衛生及福利局副局長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副署長等。
作者其他博評
立法會與財政預算:與葉健民教授切磋
立法會與財政預算:與葉健民教授切磋

今年5月,立法會並不寂寞,先有審議《撥款條例草案》的拉布戰,後有腰斬行政長官答問大會的事件。兩件事件都值得大家關注,因為它們反映香港政壇的一些困境。

行政長官答問大會腰斬後,特首梁振英代表政府就激進派議員的不規矩行為表態,譴責此等行為破壞議會運作。

應如何應付議員不規矩行為?社會上有不同意見。

他們的支持者認為這是一種政治姿態,反映有市民對政府施政不滿。

不過,主流民意則不贊成拉布。根據中大亞太研究所民調顯示,63.7%的受訪者表示,不贊成議員為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而於審議財政預算時拉布,贊成的只有13.5%。

事實上,大部分溫和民主派議員不同意及不參與拉布及擲物。他們認同在議會中議事,該有規有矩。

不過,城大葉健民教授早前在《明報》撰文,不同意特首梁振英在答問大會中斷後發言譴責相關議員的行為。他認為這是一場無關重要的「口水戰」。

筆者不熟悉葉教授,但曾在一些論壇碰面,印象中是一位講道說理的學者。所以,藉端陽佳節拿起筆桿,拋磚引玉,向教授討教。筆者曾在政府總部工作多年,每多出席立法會會議,包括審核財政預算相關會議。

熟悉政府運作的人都知道,為了制定財政預算,在先一年的下半年,政府總部內外的公務員,便反覆討論來年新撥款的優次,因為公共資源有限,僧多粥少。並廣泛諮詢政黨、團體及公眾。目的是要製作平衡各方需要、合乎公眾利益的財政預算。

每年3、4月,財政司長宣讀財政預算後,更是公務員忙個不亦樂乎的日子。因為要接受立法會、傳媒及公眾的質詢。以今年為例,公務員團隊在幾個星期內,回覆超過6,000條書面提問,然後,還要應付立法會及相關小組的口頭質詢。

可見,政府制定及立法會審議財政預算,是關乎全港市民福祉的重要工作。

可惜,本來具積極意義的審議工作,被拉布干擾。珍貴的議會時間,白白被浪費。

其實,立法會內擲物在上任政府時已出現,2008年10月黃毓民在議會內擲蕉。至今,擲物行為已踏入第6個年頭。不論政府的提議是否獲得市民支持,激進派議員似乎已經將不規矩行為恆常化,而且,由個人行為演變為有組織的小團體行為。

激進派議員首次在立法會拉布是在2012年5月,針對的議題是辭職議員的替補機制。其後,拉布擴散,連一些深受市民支持的政策都面對拉布。例如,CY履行競選承諾,上任後推出長者生活津貼,及提出設立創新及科技局,獲各界支持。但兩者都要面對議會拉布。

今年,激進派議員重施故技,就審議《撥款條例草案》而拉布,並變本加厲,在工務小組委員會及財務小組委員會亦進行拉布。若今年的財政預算惹得天怒人怨,相信較多人接受議員的不規矩行為是政治動作。

但事態已變質。今年的財政預算,雖非完美,但不見得蘊藏什麼脫離市民利益的壞建議,值得議員拉布、擲物,還以顏色。

葉教授認為,既然激進派議員以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及全民派錢為由,進行拉布,政府大可予以反駁。他的提議是積極的。

不過,作為過來人,筆者相信和大多數仍在位的公務員看法一樣,用審議財政預算的時間來爭辯上述議題,並不合適。

上任兩年,CY就養老問題做了兩件重要的事。首先,他已落實承諾,引入長者生活津貼,即時改善數十萬長者的生活。同時,委任周永新教授研究為香港設立完善的養老制度。研究報告將在7月完成。

立法會要討論如何改善香港的退休保障制度,應該在周教授報告發表之後。

行政長官發言有何不可?

全民派錢實在過分民粹,年前,港府曾每名市民派6000元,惹來非議,毋須在審議財政預算的繁忙時段,再次討論。

審議財政預算,為立法會提供一年一度寶貴機會,討論香港的經濟、金融和公共財政情,並質詢政府的政策和措施。

今年,若立法會能就下述議題向政府提出質詢,則是香港之福。包括:(1)香港現時面對的國際經濟競爭形勢,尤其是當香港的競爭力在滑坡時,港府協助甚而推動經濟發展的策略。(2)面對國際金融形勢仍是大病初癒時,而國家經濟、金融進步改革、發展的契機, 香港鞏固深化國際金融中心的策略。(3)面對未來人口高度老化,港府的公共理財哲學和措施等。

最後,CY 在立法會腰斬行政長官答問大會後的發言,不應被視為個人言行。作為行政長官,他為維護問責及公務員團隊的尊嚴,以及關注到立法會工作脫軌,發言有何不可?

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亦去信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要求他處理拉布及擲物等不規矩行為。並再三公開表示,政府同仁對拉布、擲物深惡痛絕。

因篇幅所限,上文還沒有討論如果拉布成功,令政府墮財政懸崖,又或工務小組委員會及財務小組委員會延誤審批工程或撥款申請,所帶來的惡果。希望讀者已掌握信息。

筆者最期盼的,是當香港政治制度的重要一環,被不規矩行為阻止有效運作時,知識分子能仗義執言,督促議員重回正軌,發揮議會監察政府施政的積極功能。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14年6月13日

原圖:isd.gov.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