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海明,原名何永謙,現任市區重建局非執行董事,擁有加州(伯克來)大學城市規劃碩士學位。一九七八至二零零三年間,曾出任香港政府多個高級職位,包括房屋署助理署長、首席助理民政事務司、衛生及福利局副局長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副署長等。
作者其他博評
拉布人財兩失 打擊公僕士氣
拉布人財兩失 打擊公僕士氣

每年4、5月,都是立法會審議財政預算的日子,亦都是在政府總部工作的公務員忙個不亦樂乎的日子。傳媒亦會大篇幅報道政府官員與立法會討論財政預算的新措施。換言之,傳媒與立法會共同承擔起監督政府運作的角色。

拉布擴散其他委會 損民生

不過,現今情況不同,傳媒忙於報道的,是激進派議員的拉布舉動,政府的應變措施,包括若《撥款條例草案》不及時通過,政府在管理現金流的應對,以及立法會主席的一言一語,猜測他對剪布的態度。

今年已經是第二年激進派議員就審議財政預算而拉布,而且,情況變本加厲。拉布擴散到其他委員會。

除了在立法會審議《撥款條例草案》過程中,梁國雄和陳偉業提出大量修訂動議。范國威亦在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提出超過100項動議,阻止「一堆一爐」撥款申請方案的通過。在立法會財務小組委員會,激進派議員提出了720項修訂,阻礙委員會審議古洞北及粉嶺北新發展區前期工程撥款。

若拉布令《撥款條例草案》未能在5月內通過,各部門將墮財政懸崖,現金流將斷絕而影響大量民生工作,吃虧的當然是廣大市民,特別是貧苦大眾。

解答無厘頭問題 公僕氣結

在工務小組委員會拉布,可能延誤了重建瑪麗醫院的撥款,不但延誤工程進度,工程費用亦會上升。

審議財政預算,向來是立法會嚴肅的工作,立法會議員應把握審議財政預算的機會,在議員助理協助下,向政府提出適切的質詢。先用書面提問取得資料,再在會議上口頭跟進,使官員在立法會就新財政年度各項撥款作出詳細解釋。

公務員為支援局長做準備功夫,每年在這段期間都嚴陣以待。他們在3個星期內,要回答超過6,000條和財政預算相關的書面問題。單單勞福局便要處理超過1,000條問題。公務員雖然日以繼夜工作,但大家都不埋怨,不單是持「食得鹹魚抵得渴」的態度,而是覺得功夫是值得的。因為,若立法會議員提問的目的,是監督政府的工作,意義是積極的。

不過,現今激進派議員不但拉布,還會提出一些毫無意義的書面問題,例如,問到UFO及新種植植物的生存率等問題。公務員在忙不過來的時候,還要回答此等無厘頭提問,實在令人氣憤!

促派錢全民退保 民粹輕率

拉布擴散,破壞了多年來約定俗成的繁忙但積極的審議程序。公務員覺得,應付拉布是虛耗時間、沒有意義的工作。長期來說,一定打擊他們的士氣。可能使愈來愈多能者視加入政府工為畏途。

不論出發點是甚麼,拉布只會對香港政治體制的幾個重要環節:包括立法會、問責官員及公務員團隊的運作和士氣,造成破壞。

財政預算能否順利通過,影響整體政府的運作,及全港市民的福祉。多年來,經常批評政府的民主派都明白工作的重要性,不曾輕舉妄動。政府亦小心翼翼,就財政預算的制定廣泛諮詢,亦不曾輕率將一些富爭議性的提議納入財政預算。

反觀現今激進派,支持拉布的藉口是要求政府向每名市民派現金10,000元,及落實人人有份的全民退休保障,兩者都是頗民粹的提議,社會上根本未存共識。以此作為支持拉布的理由,實在非常牽強和輕率。

所以,曾俊華是對的,政府不應該再申請臨時撥款,方便激進派議員延續拉布。

立法會各黨派議員亦不應該繼續容忍拉布及相關行為。他們應該積極考慮設立有效的剪布機制,研究修改議事規則,好使立法會的審議工作重回正軌。

在討論香港政治形勢時,多年來大家驅分建制派和民主派。這二分法可能已經不符合最新的政治形勢。更準確描述現政壇的情況,是否應該將政壇改分為「建設派」和「破壞派」?不過,上上之策還是希望激進派議員懸崖勒馬,停止破壞立法會民主審議政府工作的程序。

(編按:獲何永謙先生通知,由今起將易名為何海明。)

原文轉載自《香港經濟日報》 2014年5月21日

原圖:takungpao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