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年於香港出生,現職北區區議會區議員,中文大學社會學文學碩士。2003年僅22歲參選區議會選舉。2007以4159票成為全新界最高票當選的議員。2011年競逐連任,以4791票打破香港回歸後區議會最高得票的紀錄,成功連任。
作者其他博評
這是一場自編自導卻未能自演好的議會騷
這是一場自編自導卻未能自演好的議會騷

近幾年,立法會主席開始爲財政預算案辯論限時,拉布時間減短,各方對撥款條例草案審議的關注下降。但作爲議會新丁,第一年在議事堂內經歷了長達6日的辯論,亦是有所體會,並特意就投票情況作出統計,嘗試以數據角度分析這個問題。

泛民議員總共提出185項修正案,當中24項未能表決:除因爲內容或達致目的相近而不予重複投票的議案外,共有6個修正案因為提出者不在會議廳而未能表決,其中朱凱迪佔4項,郭家麒佔2項。在剩餘161項經過表決修正案的投票記錄,27名泛民議員出席率普遍極低:其中投票人數少於4人的修正案多達20項,5至6人投票的亦有35項。而泛民議員超過一半(即多於14人)在席投票的修正案數只有15項,不足整數的十分之一。

事實上,在立法會主席爲辯論限時60個鐘頭後,多名泛民議員對此表示不滿;梁國雄更指責梁君彥是帶領立法會集體「蛇王」。但到頭來,在投票階段帶頭「蛇王」的,正是泛民議員自己。聚焦那些對提出修訂情有獨鍾的議員,其中朱凱迪提出20項,但投票率卻只有35%;提出超過10項修正案的公民黨郭家麒議員投票率更加不足四分之一。

其他泛民議員,雖然沒有提出海量修正案,但發言時多有抽水配合。以毛孟靜議員爲例,儘管在多個修正案中發言,爲拉布抽水護航,但投票階段出席率亦只有28%左右。事實上,27名泛民議員的平均出席率少於32%,平均投票率更是只有約26.5%,其中更是有5名泛民議員根本沒有出席和參與過任何修正案的投票(李國麟、莫乃光、梁繼昌、郭榮鏗、姚松炎),近半數泛民議員投票率低於20%,出席率超過一半的只有6人,投票率超過一半的只有可憐的5人。反觀建制派議員,出席率高達78.5%,出席率過9成的就有23人,高下立見。

辯論期間,泛民議員慷慨激昂地陳詞,要求大幅削減政府的開支,擺出不達目的誓不休的架勢。然而,到了投票表決他們提出的一系列修訂案時,卻多有缺席,少有在場。例如羅冠聰提出削減律政司司長薪酬開支的修正案,辯論時將其表現批評得一文不值,但最終投票階段泛民陣營僅有7人在場。這好比一支軍隊,戰前聲稱必定要擊敗敵人,取得勝利,但到了關鍵的戰場,卻集體充當逃兵,不顧而去。

其中最為離譜的是,劉小麗議員在動議完自己提出有關削減行政長官辦公室新聞統籌專員預算開支的修正案後,亦不知道是發呆抑或是神遊放空,竟然沒有投票。無獨有偶,梁國雄在投票表決自己提出的削減法援署開支修正案時,亦投下了反對票。如此行徑,確實令人不解,既然自己也無意支持修正案的內容,當初又爲什麼要提出呢?

到底他們是有多在乎這些修正案?儘管我不懂得午餐肉的計算,但這樣顯而易見的道理還是懂得的。自己提出的修正案竟然會缺席,會不投票,甚至投反對票,那當初提出修正案的意義又何在呢?當日又何必在議事堂上一再發言,要求各種的削減開支呢?如果這樣的行爲不是無謂地拉布,又能是什麼呢?一系列的投票數據清晰反映,在累贅重複的發言背後,泛民議員根本不在乎修正案的結果;這只不過是一場他們自編自導卻未能自演好的的議會騷。但立法會每個年度開會時間是有限的,與其浪費時間去做「大龍鳳」,倒不如腳踏實地去討論其他關於社會民生的事務。

原文轉載自:香港01

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