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局已定 回看泛民佈局操盤
大局已定 回看泛民佈局操盤

今屆行政長官選舉相信會在相對平淡的氣氛之下完結。以過去歷來泛民的政治搏擊手法來評估,未來幾天相信不會有石破天驚的負面攻擊出現。3月26日的選舉結果,已經非常清楚。肯定當選的可以躊躇滿志,為未來5年治港謀劃鴻圖大計;肯定落敗的也企圖掙回一些光彩,輸人不輸陣,雁過留聲,落得一個漂亮離場。所以評論今次行政長官選舉,再去討論3月26日會有什麼結果,已是費時失事的多餘論述。回顧一下泛民今次的佈陣操盤,反而更有啟發性。

梁家傑說得坦白

泛民的佈陣,可以說是用心良苦。從蠶繭中抽出絲頭,不妨重溫梁家傑在上周一番不經意的說話。根據《明報》報道,梁家傑認為胡國興在此角色上「做得很出色」, 「就算零票落選,我都會封他是英雄,他的任務完成得非常漂亮」。梁家傑也正正是胡國興的提名人,而公民黨特首選舉提名中,9 票提名予曾俊華,14票提名胡國興。梁家傑把話說得那麼坦白,又「角色」,又「完成任務」,那就說明胡國興的參選,既不光是胡個人的計劃,也不是即興的個人衝動,而是泛民在整個佈局中的一着。

胡國興參選的消息,早在去年上半年已經傳出;而曾俊華有意參選,也是過去兩年不斷傳出的政治新聞。而無獨有偶,整個泛民早就放出風聲,並不會派代表參與今次行政長官選舉,其潛台詞就是只在幕後「造王」。

泛民今次「造王」,不是鬧着玩的虛晃一招,而是心存大欲的有備而來。首先,去年的選委會選舉,泛民取得預期的成績,也就是在現時政治遊戲規則和生態下,可以取得最多的320多席。這300多席的力量是成事不足的少數力量;要「造王」成事,就必定要搭「建制分裂」的順風車,也就是找尋一個「泛民支持的建制派人士」。而曾俊華也就是符合這個條件的其中一名候選人。當然,這個「泛民支持的建制派人士」是放在引號之內,因為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直接,甚至只是很表面陳述,不一定經得起邏輯推論的考驗。在目下的政治生態下,得到泛民支持的人,還會不會是一個表裏如一的建制派人士就是一個大疑問。當然,在許多人的眼裏,政治不外乎是包裝詭詐,又或者是形勢比人強。真的有辦法取夠601票,什麼建制泛民,也只是無關宏旨的符號而已。

泛民的計劃,最簡單的解釋,就是把曾俊華固定為建制派的代表。如果他是唯一的代表,那就是無風無浪、大功告成;如果有其他建制派人士出選,那就把2012 年「唐梁都可以」來一個翻版。而曾俊華的票源,就是來自部分或者大部分本地既得利益和商界利益,也就是2012年唐英年代表的核心政治力量。當在2017年的選舉,又再一次形成「曾×也可以」的格局之後,泛民那300多票才是真正具有「造王」力量的關鍵少數!而在梁家傑口中胡國興的「任務」和「角色」,也可能就是在提名期間,暫時保管着泛民那300多票,也同時令到曾俊華看起來,更是建制一點。如果在投票時,曾俊華只爭取到建制200票,那泛民的鴻圖大計,就會功敗垂成;但如果因為有建制政壇大佬,可以為曾俊華在既得利益和商界團體以外多挖建制100多票,而令到曾俊華有300票左右的政治家當,那只要在胡國興「完成原先的任務」、「零票落選」,那曾俊華就可以抵壘成功,梁家傑就一樣會封胡國興做英雄,因為他在此角色上,做得很出色!

北京奉陪到底

這一套殺着,不能不算是精絕,但劇情沒有依足泛民的劇本來上演。曾俊華雖然屢勸不退,但北京一樣是奉陪到底,對曾俊華參選的立場,就是discouraging到底。這令曾俊華在提名上露了底,無法在提名上爭取到足夠的建制派支持,數來數去也只有那30多票。曾俊華參選這齣戲要唱下去,泛民迫於無奈也要改一下劇本,就是泛民要送曾俊華120多張提名票。但經此一送,馬腳已露,曾俊華八成提名票是來自泛民,那他還可以包裝自己成為建制派候選人,重演2012年的「唐梁都可以」嗎?當然不可以了!如果北京的態度不夠堅決,又或者曾俊華的幕後支持者神通廣大,可以為曾俊華湊足150張建制提名,那曾俊華作為建制派的代表,也更似模似樣、價實貨真了。一旦如是,泛民給予曾俊華提名的120多票,隨時過戶予葉劉淑儀,讓葉太可以一償當候選人的夙願。

當曾俊華無法名正言順成為建制派的候選人,反而成為泛民主派的代表,那他在建制派內取得的支持票也捉襟見肘,相信無法拿到起碼足以翻盤的200多票,另外那些政壇大佬也不會「倒票落鹹水海」,樂得看戲好了!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原文轉載自《明報》2017年3月22日

原圖: Wenweipo、專業議政facebook專頁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