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決定,慢下來,大澳
我決定,慢下來,大澳

星期日和畫友到東涌大澳棚屋寫生。清早遊人不多。棚屋多為鐵皮寮屋,民風簡樸,但在迂迴的棚屋窄巷中,我們看見「三盞燈」的指示牌,隨着中古色古香的黑色雕花蜿蜒迴廊逐步深入,在粗糙質樸的棚屋群中,看到一張很精緻的木刻版畫連詩句的牌匾,寫着:

「我決定,慢下來,大澳鄉音穿越明清時代

路上的腳步還在上世紀徘徊

河涌的炊煙煨着

去年柴火的老湯屋檐的鳥窩又飛來一對燕子

走進大澳

我決定慢下來……

外面世界充滿喧囂

現代都巿節奏太快

搏風擊浪一身傷痛

追逐名利兩袖塵埃

讓山間晨霧漂洗心靈

聽河邊鳥鳴夢回天籟……」

再鑽進去,豁然開朗,原來是一間舒適雅致的餐聽,以河畔懸掛的「三盞燈」命名。老闆娘Julia姓黃,生長於大澳。早已移居英國,嫁了鬼佬老公。最近回大澳,忽發奇想,不如把祖屋變成一家咖啡廳吧。

三盞燈是「火中鳳凰」。八十六歲的黃老太說,此屋在二○○○年七月二日一場大火中,和其他九十多間棚屋一齊慘遭焚毀。小館旁邊,便有一間燒至只剩樁腳的棚屋遺址,可見火災之慘烈。幸好當時在政府收地、上樓聲中,黃家拿出族譜,證明他們已住在這裏百多年了,才獲破例原地重建。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2016年09月13日

原圖:三盞燈faceboo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