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詞有感
讀詞有感

本文作者為吳康民

偶翻開一張老照片,是和兩位美女合照。那是二十年前,人大代表可以攜帶家眷參加視察活動兼留影。所處何地,記不得了,但照片卻註明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十二日拍的。

兩位美女,一是人大代表、影視紅星汪明荃,另一位是人大代表古宣輝的夫人。

當年我未滿七十歲,仍算「芳華正茂」,看上去也頗「靚仔」。今已達真正的風燭殘年,而同行的老伴也已辭世,回首往事,不禁感慨繫之。

最近學校有高齡教工會春節聯歡,我在致詞時說希望大家「老當益壯」。老是現實,沒有六十五歲,參加不了這個高齡會。但「益壯」,卻是鼓勵的話,希望還有壯年的雄心壯志,希望還有進取心。

可是,「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去年老伴辭世,現在懷念,仍然淚濕不已。

老伴西歸,我的精神寄託轉到六歲的小孫子身上,但稚兒不知爺爺心事,他不會寄情於與爺爺玩耍。他的至親是他的父母,他的「玩伴」是他的平板電腦。當爺爺要看電視新聞時,他卻鍾情於熒幕上播出的卡通片,與爺爺爭奪觀看權,結果當然是爺爺讓步。

柳永的《雨霖鈴》,詞曰:「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多情自古傷離別,講的是暫別。但我和老伴是永別,「更與何人說」?

南宋詞人陸游是個多情種子,他原本的妻子唐琬是他的表妹,兩人婚後感情很好。但陸游的母親不喜歡這個媳婦,迫他們離婚。封建社會的「父母之命」是多麼可怕,唐琬被迫改嫁,陸游也奉命另娶。有一次陸游和唐琬在沈園遊玩時相遇,於是在牆上寫了這首深情的詩。據說唐琬因傷心過度,不久便病死了。陸游這首千古流傳的情詩,「一懷愁緒」,流傳至今,成為千古絕唱。

陸游在愛情路上遭遇挫折,他的愛國心也一直受到朝廷裡的投降派的排擠打擊,於是要唱出「已是黃昏獨自愁,更着風和雨」來。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 2016年3月30日

原圖:bastillepost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