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片】【屈穎妍在線】EP101:重病的人,化個妝,就會好起來?

//最可圈可點,是新校徽把從前「博文約禮」四個字拿走,不再博學、無須有禮,這中大精神,還在嗎?//


59年前的今天(1963年10月17日),香港中文大學在新界馬料水成立。明年就踏入一個甲子、60周年的中大,今天正式宣佈,推出嶄新形象,換上新校徽、新標語、新設計、新元素,為中大譜寫新篇章。


迎新,即是要去舊,那麼,什麼是舊形象?該是「暴大」吧?通常一些企業忽然大搞形象工程,都是因為經歷了醜聞或者危機。


2019年的中大,不是大學,而是戰場,暴徒守在橋頭、封在公路、鐵路,把新界幾條主要交通幹道癱瘓。學生與警察防暴隊對戰,汽油彈、弓箭、磚頭、石頭,什麼武器都有,護在學生前面與警方談判的,是中大校長段崇智。


暴動之外,還有破壞與霸凌。中大學生在校園四處塗鴉噴漆,牆壁、地面寫滿惡言;內地生被欺凌,不單粗言問候,有些還在宿舍被圍攻,黑暴時更要勞動有心人開船營救,逃離校園。


這是中大59年來最醜陋的歷史、最黑暗的歲月。我的母校,本來不是這樣的……


59年前,全香港只得一所高等學府,叫香港大學,那是一間典型的英國「殖民地大學」,專為殖民政府提供人才,直至今日,港大仍是政務官搖籃。


1963年,香港中文大學成立,打破了英國殖民地只允許一所高等學府存在的慣例,更成功掀起香港七十年代的「中文運動」。


創校校長李卓敏解釋大學命名為「香港中文大學」的原因:


「凡是大學皆不可能脫離本身民族的背景……香港中文大學更有一特殊使命,就是把中國文化的境界溶合到各學科,然後發揚光大。」


前中大校長金耀基教授回顧創校歷程:「中大不是政府的『公務員培訓所』……中大是一所中國人辦的國際型大學,我們一開始就決定成立研究院,教研並重,但殖民政府不同意,大學撥款委員會不給研究生撥款,我們就自己調節,節省本科生的錢來收研究生,一個研究生『成本』相當於7個本科生……」那時的中大,如新亞書院院歌言:「艱苦我奮進,困乏我多情」。


金耀基教授七十年代從台灣來到中大教書,他說,當時月薪只得數千元,但租住美孚新邨一個單位就要二千,孩子又要上學,所以每月要靠外父補貼過活。生活雖苦,但精神卻富足,當年新亞書院創辦人錢穆先生提倡「手空空、無一物」的文人辦學精神,讓金耀基教授這代中大人能與香港社會一同成長。


不過,一切人文關懷、中國特質,都在2019年一場暴亂中灰飛煙滅,「暴大」成了新標誌,連學生們都不知恥地穿上印著「暴大」的黑T恤招搖過市。


招牌一下跌落十八層地獄,是需要重新粉飾的。不過,大學不是企業,不是換個校徽、轉個形象,改句口號,就可以回到從前。


有位校友說得好:「教育最重要是精神、是使命,學校辦得好不好,在於教導的人有沒有心去教好下一代。舉個例,童樂居改個徽章,但仍是那班虐童老師,孩子會得益嗎?」


看到中大新形象的宣傳片,DJ森美站在新亞景點「天人合一」說中大的凝聚力,我想起,2019年中大暴動時,森美在電台節目哽咽著說:「年輕人應該被愛、不是被傷害……點解要咁對待自己的人民?」


當看到新宣傳片中段崇智校長劈頭說:「大學是求學、求知、求真的地方……」我們已笑出來,求真?面對學生的謊言,校長可曾求真過?


一個重病的人,不好好去從根本醫治,卻只顧化妝玩形象,會痊癒嗎?最可圈可點,是新校徽把從前「博文約禮」四個字拿走,不再博學、無須有禮,這中大精神,還在嗎?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75
好正
8
心心眼
10
好好笑
11
令人傷心
11
嬲爆

評論

  • 龍:dragon:的傳人
    龍:dragon:的傳人
    3月前
    0 回應 檢舉
    段狗做錯哂全港人等你道歉,唔好:turtle:縮,點做為人師表...冇吉士。
    • +85297****53
      +85297****53
      3月前
      0 回應 檢舉
      屈小姐,不單是中大,現在香港學校在“殺校潮“下,好多學校好似中大一樣,為求生存,只求“搞個形象““以傳媒做宣傳“,遺忘辦好教育,傳媒、教育一起為求生存,以把辦優質教育的使命拋諸腦後,和現在中大手法一樣。可悲的是,香港將再來一代咩都唔識的廢青,實在太可悲。究竟怎樣,才能防止香港學校以和傳媒互利互惠搏收生的營運手段?
      • +86135****8277
        +86135****8277
        3月前
        0 回應 檢舉
        段崇智该炒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