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威分析】反修例暴動凸顯香港部分人已被激進化 梁振英望社會認識箇中問題、懲教部門及學校在「去激進化」上任重道遠:「香港對激進化有沒有與生俱來的免疫力?我認為沒有。」
【權威分析】反修例暴動凸顯香港部分人已被激進化 梁振英望社會認識箇中問題、懲教部門及學校在「去激進化」上任重道遠:「香港對激進化有沒有與生俱來的免疫力?我認為沒有。」

隨著《港區國安法》在香港實施,反修例暴動算是正式落幕,市面回復難得的平靜。然而,香港平靜的背後,明顯仍潛伏著很多不確定因素及危機,一大批在暴動期間被激進化的人,至今仍死心不息,靜靜潛伏在社會每一個角落,意圖「東山再起」。長期關心香港激進化勢頭的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近日接受《港人講地》專訪時重申,香港在激進化問題上並無天生的免疫力,而反修例暴動的罪犯問題就更複雜,即使被捕入獄、服刑完畢,亦不代表激進化問題解決,懲教部門要研究專門的跟進方式,社會各界亦要做好預防及去除激進化的工作。


《國安法》不能解決香港所有潛藏問題


「我們現在有了《國安法》,警方國安處、國家的國安公署防止罪案,通過情報手段、執法手段等等,力度比以前大大加強。所以這可以讓我們放心的一個方面,同時也知道,徒法不足以自行,只是有了法律是不夠的。」梁振英在訪問中強調,很多人以為,有了《港區國安法》後,香港大部分問題都迎刃而解,然而事實是,今日香港仍有很多潛藏的問題,若處理不好,隨時會衍生更大的危機。


梁振英解釋,社會絕對不能以為,警方將部分反修例暴動期間犯事的人送上法庭,法庭判定罪成將那些人送入監獄後,事情就會完結;相反,他認為2019年反修例暴動的後遺症會存在一段時間,包括政治上,也包括因為被激進化造成的治安、社會秩序和社會安全方面的後遺症:「這是我提出來要大家警示的核心問題。外國有不少類似2019年反修例暴動的事例,那些都是因為激進化造成社會上的暴力行為,無論是孤狼式襲擊一個人,或者是一群人衝擊整個社會的秩序都好。這些外國經常有,而且已有相當日子,結果終於在香港發生。」


他在訪問中提到,日前,紐西蘭發生一宗「孤狼式」的恐怖襲擊,紐西蘭一向被認為是一個和平,像世外桃源的國家;事件中,有一名來自斯里蘭卡的男士持刀施襲,令三個人危殆、兩個傷勢嚴重,受害者全部是兇徒不認識的陌生人:「所以這個現象普遍,我們都知道這個手法是如何的。在外面不僅有激進化、Radicalize的手法,這些事情多了,大家都可以看到有規律,因此社會也衍生出一個去激進化的手段,叫做De-radicalization。」


去激進化工作上 懲教部門肩負重任


社會激進化是香港眾多潛藏問題之一,梁振英指出,19年反修例暴動的釋囚,當中很多都已受到激進化影響,亦因此相信那班人面對的問題或者他們的思想狀態,和一般傷人、盜竊、打劫的釋囚不相同,認為懲教部門針對這些釋囚在就業及輔導等方面的工作亦要有所調整:「在關心這個問題的,或者在這問題有職責的人,大家要去想想,我們後續工作應該如何做。」


梁振英指出,激進化問題之所以值得重視,全因若處理得不好,問題有機會擴大、惡化、持續,外國亦有類似經驗。他直言,香港本身是治安非常好的社會,以往大家都很守法,以和諧共存,過去亦沒宗教或沒種族間的衝突,雖然有政治紛爭,但卻從沒發生類似19年那種嚴重大規模持續暴力行為:「所以我們一定要本著一個目標,香港必須回復到19年之前的狀態。」


應研究是否立法限制「假新聞」


要處理激進化的情況,梁振英指出,可以首先從限制「假新聞」方面著手,一些19年反修例暴動中耳熟能詳的「假新聞」,包括太子站打死人、新屋嶺強姦等,這些都是部分人激進化的催化劑,社會實在應該討論是否立法取締「假新聞」。


其次是學校的輔導工作,他指出,現在青少年人都很關心時事,這是好事。但與此同時,學校亦要輔導學生,讓他們能分清真假:「很多真與假的事,只要能夠冷靜客觀去分析,就會知道真偽。有些很假的事,為何在19年的時候都有青少年人相信,令到他們認為為了伸張正義、為了為受害者報仇,因此要襲擊警察,這些我們要注意。」


「有一些關於事實性的事,比如太子站、新屋嶺等等,這些要向學生不厭其煩解釋。另外屬於政治理念的事,比如香港的自由民主法治,其本質是什麼。比如香港的民主,因為我們是一個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因此我們的民主是地方性民主,地方性民主有其限制的,比如紐約、倫敦就是一個地方性民主的城市。我們雖然是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等等,中央有重要的權力。這些要講清楚,恐怕很多青年人,包括2014年『佔中』的時候、19年黑暴的時候,他們這些青年人有些憤慨,或者有些政治上的無力感,源自他們對香港政治地位的本質、香港政治體制的涉及,不全面了解,因此被人誤導。」


任何人都可能被激進化


別以為只有學生或年輕人會受激進化影響,梁振英指出,香港的情況告訴我們,即使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甚至是家境相對富裕的人,同樣有機會受激進化影響,國際經驗亦是如此:「外國有一些被激進化的暴力分子、恐怖分子,其實是受高等教育,而且學業相當成績好、家庭背景很好。也有一些屬於被社會視為一些失敗人士,兩種人都有。而被激進化的人有個人因素、社會因素。有主觀因素,也有客觀因素。情況比較複雜。」


梁振英早前委託智庫組織「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編纂一本名為《點∙解∙激進化》的書籍,當中羅列大量外國例子及經驗,以相當科學化的方式解釋激進化的定義、成因、影響和應對方法等。未來,他計劃將這本書大量送入香港所有學校,希望引起校長、老師、甚至家長的注意:「我看這個工作是必須的,當然教育局有他們的資源,如果能夠提醒學校,既然有這樣的資料,請大家認真閱讀一下,然後學校提高警惕,我想這就是好事。」


望學校了解激進化問題


他又透露,接下來會調動一些社會資源來推動做一些事,也願意提供一些素材,希望香港所有有資源在手、有職責在身的,尤其是辦學團體、青少年組織,能夠調動資源一起做「去激進化」這件事:「這件事都屬於知難行易的事,你知道之後真的要做,事實上不是這麼困難。」


說到底,梁振英最希望香港社會知道,被激進化的人,其實隨時是自己身邊的人,而一個大家以為行為相當正常的人,亦可以突然間成為一個恐怖分子:「到底中間了發生什麼事,而發現有這樣的人,有潛在的犯事危機,社會有什麼可以做。這些事例很多,我希望大家能夠知道,外邊有這樣的情況,我們要防範。」


梁振英在訪問的結尾提到,或許香港社會過去太平了一段很長時間,大家完全沒有激進化的概念,傳媒或許不時會報道其他國家發生的暴力行為,但這些暴行的成因是什麼,外國的應對方面又是什麼,就從來沒有深究,而香港就連「激進化」這三個字的正式亦沒有翻譯,坊間對此問題的認識有多薄弱,可見一斑。訪問的結尾,梁振英再次語重心長地設問:「香港對激進化有沒有與生俱來的免疫力?我認為沒有。」


原圖:港人講地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21
好正
14
心心眼
11
好好笑
10
令人傷心
10
嬲爆

評論

  • acp4711@yahoo.com.hk
    acp4711@yahoo.com.hk
    1月前
    0 回應
    good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