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新奇好玩的事情,又喜歡與人傾談,自少便對政治深感興趣,故到大學也就讀政治系,曾任記者數年,喜歡跑新聞,追新聞,難忘記者工作。
作者其他博評
炸彈陰謀與港獨圖謀
炸彈陰謀與港獨圖謀

政改方案表決前夕,警方掩至一個「炸彈工場」,成功搗破相信涉及政改表決的「驚天大陰謀」,疑犯懷疑屬於本地激進組織,目標更直指立法會大樓,事件令全城震驚。不過,更令人驚訝的乃是一些平日曝光率較高的所謂本土派人士馬上發聲,為的不是譴責暴力,而是希望與事件劃清界線,更明地暗裡質疑整件事只是警方炮製的「鬧劇」甚至是「大龍鳳」云云。

「本土派」抹黑警方行動所為何事?

尤有甚者,乃是個別慣常反警方也反政府的學者,竟然在有意無意間搬出二次世界大戰前的「德國國會縱火案」,圖將事件影射成是一場嫁禍的把戲。

觀乎整個行動中,警方起獲的有改裝過的氣槍、電腦、V煞面具、被稱為「撒旦之母」的炸藥原材料TATP(三過氧化三丙酮),此外,還有標示了灣仔、金鐘立法會重地和炸藥庫的地圖。至於被捕的人數則多達十人,且當中還涉及了一些激進組織的活躍分子。從常理去推論,這有可能是一場「戲」嗎?

所謂本土派人士在整件事上的反應,恐怕較事件本身來得更詭異,但其實這也不難明白,說穿了,他們有可能是懼怕事件會令一些參與政改表決前包圍立法會施壓的參加人數,所以才急於抹黑警方的行動。

披上本土外衣的「港獨分子」?

對於炸彈狂徒,這些所謂本土派一方面不敢把他們視為「自己人」,另一方面卻又拒絕指斥他們在搞港獨。或許,他們心底裡也明白,兩者的分別只在於炸彈狂徒們把「武裝革命」付諸實行,而所謂的本土派,就是在理論層面搞港獨。兩者程度有深淺、性質有不同,但骨子裡,其實並無兩樣。

談到這裡,筆者猛然想起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早前在立法會疾言厲色稱:「香港根本無人搞港獨」,未知在梁黨魁眼中,炸彈狂徒應該屬於本土派抑或是港獨分子呢?

文末,僅套用一句燴炙人口的經典劇集對白作結:「邊個係人,邊個係鬼,我睇得出。」

原圖:takungpao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