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評則鳴】公務員參與反政府活動 就是最大「政治不中立」
【筆評則鳴】公務員參與反政府活動 就是最大「政治不中立」

到底什麼是「政治中立」呢?我認為,對社會上不同崗位的人而言,「政治中立」四個字的定義都必須有所不同。對一般市民來說,「政治中立」的意思最簡單,就是沒有任何既定政治立場,審視不同社會政策,絕對可以「一單還一單」,不必拘泥於固有或既定的政治理念。然而,對擁有公權力、負責執行政府政策的公務員而言,可以應用在一般市民身上的「政治中立」定義,就絕不能搬字過紙直接套用在公務員身上,因為選擇去當公務員的人,使命就是「執行政府政策」,只要是合法的指令,公務員就有責任忠實執行,對政府政策陽奉陰違、敷衍塞責的公務員,就是不合格,理應問責和受到懲處。


公務員核心是「不偏不倚」


話說,《施政報告》提出更新《公務員守則》,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楊何蓓茵連日在不同場合和接受訪問解畫,她先後多次重申,新修訂的《公務員守則》將不再使用「政治中立」字眼,理由很簡單,因為公務員不能以「政治中立」為藉口而拒絕執行政府工作。雖然如此,她亦強調,新修訂的《公務員守則》繼續要求公務員工作時「不偏不倚」,又指公務員身處政府崗位服務市民,就必須盡忠職守。楊何蓓茵又不厭其煩強調,香港不行政黨政治,自港英時代以來,公務員的責任,就是忠實執行政府決策,秉公辦事,不為個人政治取向所左右。


政府正常不過的修訂,結果一如所料在網上網下又再引來一大堆奇談怪論。其中最經典的可說是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他早前接受《明報》訪問時聲稱,《守則》刪去「政治中立」字眼,是要求公務員配合政府,但他擔心刪去「政治中立」後會出現程序公正問題,例如公務員對不同政治團體的資源分配是否繼續一視同仁。老實說,這種所謂擔心,根本是無聊兼多餘,楊何蓓茵連日來反覆指出,公務員工作的核心是「不偏不倚」、忠實執行政府決策、秉公辦事,不為個人政治取向所左右。既然是「不偏不倚」,公務員對不同服務對象自然是一視同仁,那蔡子強講師口中的「問題」,又怎可能是「問題」呢?


「反修例暴動」是最大導火線


或許有人會問,到底政府為何有必要作出以上修訂;我個人相信,最大的導火線,還是源於2019年的反修例暴動;大家應該記得,當日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結果在一些別有用心人士推波助瀾之下,演變成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劃的犯罪活動,亦即是持續近一年的暴動。暴徒在社會各個層面推動「反修例」,不過最離譜的是,當時有一個名為「新公務員工會」的工會組織,以公務員之名發起「反政府集會」,據報,有關活動吸引上萬人參與。


沒錯,我認為這就是最大的導火線。公務員可以反對政府政策嗎?答案是不可以,因為在公務員的語境中,所謂「政治中立」就是不管由誰人擔任行政長官、問責官員由誰人擔任,公務員都必須盡心盡力工作,絕對服從政府方面的合法決策和指令,這就是真真正正的「政治中立」。對公務員來說,參與「反政府活動」正正是最大的「政治不中立」,這個道理,以往一直被人刻意曲解,如今政府修訂《公務員守則》,刪去容易令人誤解的「政治中立」字眼,不單沒有做錯,而且反過來還顯得有點遲。


公務員須放下個人政治立場


大家試想想,在一些實行選票式民主的國家,不同政治立場或理念的政黨或有機會輪流執政,這些國家的公務員,是否可以因為自己的理念和領導政府的政黨不同,選擇拒絕執行政府的政策或指令呢?當然不可能了!儘管本身的政治理念和執政者不同也好,擔任公務員的人亦不可以因為政治理由而拒絕執行政府政策,沒錯,這就是「政治中立」的真正意思。套用在香港,情況其實亦類似,公務員可否因為政治立場或理念與特區政府主要官員不同,而拒絕執行政府政策,甚至公開與政府唱反調呢?答案是「不可以」!


從2019年由公務員發起的「反政府集會」可見,「政治中立」四個字在香港早已被扭曲得完全失去本義,加上一直被人刻意曲解和大造文章,將之刪去,實際上的確更合乎今日香港需要。公務員拒絕執行政府政策或上級的合法命令嗎?可以,掛冠求去就可以了,否則就請盡忠職守,做好自己「那份工」!


香港以往被外國政治勢力和盲反派荼毒多年,以致一些錯誤價值觀深植某部分人的內心,至今仍是揮之不去,令人惋惜。從今次事件可以看到,香港「解毒」之路仍相當漫長,特區政府實在是任重道遠。


原圖:港人講地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6
好正
2
心心眼
2
好好笑
2
令人傷心
3
嬲爆

評論

  • 龙一吟
    龙一吟
    2月前
    1 回應 檢舉
    做好自己「那份工」非常不同意這說法,公務員一定不是中立,公務員是國家在一特區政府內部公職人員,亦是國家其中的一種兵,所以絕非是一份工,是一個神聖的任務,曾蔭權曾經話要「做好呢份工」他出自金融界,唯利是圖的習性,所以咪倚重商界,金錢掛帥,放棄公屋,偏重地產商,係禍根之源,滅視基層,遺害公眾!《為人民服》必常記心中,亦是中國的初心,國之根基。務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