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新奇好玩的事情,又喜歡與人傾談,自少便對政治深感興趣,故到大學也就讀政治系,曾任記者數年,喜歡跑新聞,追新聞,難忘記者工作。
作者其他博評
驅蝗還是為蝗?
驅蝗還是為蝗?

繼屯門後,沙田今日又爆發衝突,一批自命要「捍衛」香港的人士大鬧沙田,又以粗言指罵警員、途人,嚴重影響香港秩序,在行動中引致不少商店無法做生意,更是損害了香港經濟,究竟這真的是為香港未來著想而組織的行動嗎?

香港自從回歸祖國後,與內地交流確實較以前頻繁,隨着國家開放、發展,香港在某些方面更要開始依靠祖國,並擔當協助祖國邁向國際的橋樑,兩地人民文化未能完全交融之際,矛盾加劇是無可口非的。自認是有文化的港人可能會不滿內地人擠、迫、擁的習慣,但其實大家撫心自問,內地人民在這些方面不是也在進步,在學習嗎?相反港人又是否在退步,社會轉趨以粗口文化為主流呢?

港人的自我保護

再者,香港傳統的獅子山精神就是刻苦耐勞、自强不息且勤奮拚搏,因此香港才能由漁村發展成今時今日的國際都市,不過隨著香港發展,從前的獅子山精神究竟到了哪裏去了?反而創立出爭取民主,要求平等的新獅子山精神。筆者不認為新獅子山精神有什麼不對之處,但在創立新精神之時,是否有必要將舊有一套完全遺忘呢?

現時在香港出現的兩地矛盾問題,除了因為兩地文化差異,亦不外乎出於港人自我保護意識罷。香港回歸、國家發展後,內地部分人富了起來,香港人失去了從前在內地「大爺」般的待遇,而在人民幣升值後,更減低了港人到內地消費的意慾,相反內地同胞則紛紛來港買「正貨」,從前港人到內地辦年貨,今時換成內地人民來港辦年貨。大專院校學位如是,更多內地生來港入讀香港具世界知名的院校,以致港生指責研究生學位都被內地生搶去,其實香港教育制度不至於這麼不健全吧,是否這只是因為港生不大願讀上研究生呢?

驅蝗者破壞香港

筆者認為香港什麼都有人爭,身為港人本應自豪,當然這也許影響到港人本身的日常生活,但為何大家就不能在政府努力解決問題之時,本着獅子山精神,稍作忍耐呢?再者有文化的港人有必要動粗嗎?不過,從屯門到沙田,顯然示威人士的目標已不在反映對水貨客的不滿,他們高舉「驅逐共蝗、恢復英港、建立港人政府」等字句,難道不是在宣揚港獨意識?在違反國家憲法的情況下,宣揚港獨,同時又在示威中動武、動粗,以致商店被迫落閘,這不是在影響了香港形象和經濟同時,破壞香港法治,完全置香港核心價值於不顧嗎?聲言是要驅蝗的他們,其實才是真正破壞香港的蝗蟲吧!

原圖:網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