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新奇好玩的事情,又喜歡與人傾談,自少便對政治深感興趣,故到大學也就讀政治系,曾任記者數年,喜歡跑新聞,追新聞,難忘記者工作。
作者其他博評
《學苑》在演變
《學苑》在演變

特首梁振英於新發表的施政報告中,在引言一段提到港大學生會官方刊物《學苑》多篇文章的內容,當中涉及學生有關香港獨立、建軍建國的思想,梁振英表示大家不能不警惕,但則引來泛民主派的猛烈抨擊,又指梁振英是抹黑他人的話,又指是在打壓學術自由,但其實梁振英提醒大家要警惕青年人存在港獨思想的說話,真的是錯了嗎?他所說的,又真的是在抹黑他人嗎?

先不說梁振英會上提及那幾期出版的《學苑》,是否真的涉及鼓吹「港獨」之嫌,但就《學苑》其他期刊,如前年二月號以「殖民時代」為封面的一期刊物,當中就以大篇幅提到殖民時代的香港,在專訪數名學者後,得出的結語是要擴大港人的本土意識。而去年四月號以「香港2046盡頭」封面的一期刊物,則有多篇關於「兩制」問題的文章,所提及的內容,不是說中國共產黨如何,便是說香港有其獨立身份和地理上位置云云。直至刊物去年九月號,更以「香港民主獨立」為主題,從資源和軍事能力方面,續一解構港獨問題,便清楚見到《學苑》編輯們所謂的「學術研究」工作,是如何在演變。

港人治港與港人自治

多名學苑前編輯在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後,接受傳媒訪問,論調均指是探討問題,並非鼓吹港獨,其中該刊前編輯梁繼平更稱,他們的文章只為帶動本土意識,香港過往歷史如何,有什麼不好的文化等,是滿足香港人自治的願望。但港人自治,跟港獨有什麼分別呢?根據《基本法》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但不是港人自治,這都是因為香港不是完全自治,字眼及意思是有分別的。至於何為鼓吹港獨,又何為學術研究呢?從筆者而言,從前的《學苑》的確存在帶出討論和探討議題的成份,但近期出版的《學苑》提倡運自決、香港獨立等,難道真的不存在推銷「港獨」的目的嗎?

也許這只可說是編制《學苑》的同學們似乎真的對香港的情況及香港憲法不太理解,對國家亦不太了解,但試想大學生為香港的將來、社會的棟樑,若都離經叛道,希望另創一套的話,香港將來會如何?再者,若談是學術研究的話,就連最基本的概念,即在撰寫論文用到引述歷史時,需附上有關資料來源的註腳都沒有做到,只有作者個人對歷史的憶述和見解,這又真的還可算是在學術探討嗎?大家深思和「探討」一下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