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被逼每月袋十萬元的政客
被逼每月袋十萬元的政客

通常喺咩情況下,大家會話自己被逼?一個簡單嘅例子,就係當有人被賊打劫嘅時候,會被逼交出財物,呢個道理好易明。廣男勢估唔到,原來每月高薪厚祿都有得「被逼」,講緊咩人?當然係攬炒派立法會議員啦,話說噚日立法會開會,張超雄發言時表示第六屆立法會應早已完結,目前議會違法違憲,聲稱「我不應該還在這裡說話」,自言留喺議會係「逼不得已」。被逼每個月袋十萬元薪津,廣男想講句,真係辛苦晒!


又要錢 又要戴頭盔


張超雄呢番說話,廣男覺得佢「可能」係講緊真心話,但客觀效果就係,有攬炒派議員聲稱自己「唔想做」、「唔想講嘢」,但依家就每個月袋十萬元人工,仲有最少200幾萬辦事處開支津貼,而且可能仲會有約滿酬金,廣男想問下張超雄,呢啲算唔算係「又要錢,又要戴頭盔」?咁難為你,咁點解唔離任?


呢件事諷刺嘅地方,係攬炒派成日要攬炒香港,新一代參選立法會嘅政客甚至話要否決政府財政預算案,但原來當佢哋支持黑暴、攬炒香港嘅時候,佢哋永遠唔會俾自己「被攬炒」;至於其他所謂「手足」,佢哋俾人拉好,俾人告好,坐監好,無咗份工也好,根本就唔喺班政客嘅考慮之內,正如有啲街上宣傳品所講,佢哋只係「守護糧支」,或者「我仲要供樓」一樣,認真肉酸。


話說回來,喺噚日嘅立法會會議,雖然攬炒派係咁點人數,但廣男想同大家講,呢班政客基本上已經黔驢技窮,傳聞所講嘅激烈抗爭無出現,甚至佢哋連衝擊下都好似唔敢;之前內委會由郭榮鏗做主持,開咗16、17次會、搞咗7個月都選唔到主席,《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開一次會就搞掂,相信攬炒派政客會「守住議會」嘅支持者,睇嚟仲有排失望。


乖乖做議員吧


守護「糧支」,睇錢做人,唔緊要,但喺《港區國安法》嘅震懾下,一班攬炒派政客明明「唔敢」做啲乜,點解仲成日扮到「好抗爭」咁款?佢哋就算呃到老一代、溫和啲嘅支持者,後生果一班,老早睇穿佢哋把戲啦!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3
好正
1
心心眼
6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5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