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報章編輯,天生好事八卦被譏為「八賢王」,曾於帝都遊學數載,已過而立之年仍一事無成,每日為口奔馳但仍渴望能走到天涯海角。
作者其他博評
【諸行無常】科學捕鯨可怕、商業捕鯨更可怕!
【諸行無常】科學捕鯨可怕、商業捕鯨更可怕!

因為「科學捕鯨」問題而屢次跟其他反捕鯨國家發生衝突的日本,日前正式宣布將會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而且表明希望退會後可以重啟過去被禁止的「商業捕」鯨活動。IWC以保育全球鯨豚為宗旨,如今日本這個捕鯨大國退出,對IWC和整個世界的鯨豚保育都肯定會造成衝擊;日本這種無視保育和別國反對的態度,跟其「老大哥」美國可謂如出一轍,適逢日本近日又宣布會將旗下戰艦改裝為航空母艦,實在令亞洲各國擔心,日本會否跟美國一樣大搞單邊主義,甚至走上軍國主義復辟的不歸路。

 

以「科學」為名捕鯨

 

日本早於1951年已經正式加入IWC,為該組八十九個會員國之一。事實上,日本傳統上一直都存在捕鯨、食用鯨魚的文化,但是在加盟IWC後,由於IWC採取多種限制捕撈措施,並且索性在1982年實施禁止「商業捕鯨」,令日本被迫在1988年跟隨,中止「商業捕鯨」活動。

 

但話雖如此,日本「商業捕鯨」活動雖然被禁,但該國對鯨魚的濫殺,其實並沒有停止。日本每年以「科學捕鯨」為名,繼續大量屠殺鯨魚,從日本去年向IWC提交的「新南冰洋鯨魚類科學研究計劃」(NEWREP-A)報告可見,日本一隊捕鯨隊201611月出發往南冰洋,並於今年3月返回日本。團隊在南冰洋期間,一共捕捉並宰殺333條小鬚鯨,而在181條雌性小鬚鯨中,有122條是「懷孕期間」被宰殺;另外亦有114條屬於未成年幼鯨。

 

日本長年濫殺鯨魚

 

瘋狂捕殺當然需要譴責,但日本最過份之處,乃濫用「科學」之名去從事商業活動;在上述計劃中死去的小鬚鯨,被運到捕鯨船日新丸號(Nisshin Maru),先由船上12位研究人員進行研究,有關捕鯨隊其後就將獵殺到的鯨魚,直接賣給日本漁市場及餐廳,以供日本食客享用。

 

上述例子,幾乎肯定只是日本濫殺鯨魚個案的冰山一角,日本水產廳去年九月亦公布,該國在去年六月於日本東北外海的年度捕鯨行動中,一共捕殺了177頭鯨魚,較去前一年度多87頭;日方聲稱「科學捕鯨」行動是為要了解「棲息在該海域的鯨魚年齡層及分佈」,經分析後再交給IWC云云。

 

慎防「單邊主義」日本走上不歸路

 

事實勝於雄辯,日本的所謂「科學捕鯨」,其實只是「商業捕鯨」的幌子;日本政府長年無視國際反對,堅持濫殺鯨魚,就算國際法庭曾於2014年裁定日本所謂的「科學捕鯨」是非法行為,批評日本在南冰洋的捕鯨行為並非以科學研究為目的,而捕殺鯨魚數量也遠超於研究需要也好,日本始終沒有全面正式禁止捕鯨,實在可恨。

 

隨著退出IWC,日本彷彿昭告世界,該國將會仿效「老大哥」美國的「單邊主義」,在捕鯨一事上與世界為敵。日本政府一直宣稱捕鯨是日本傳統文化之一,不許別國置喙,惟事實是,南冰洋捕鯨活動早於三十年代已經展開,該處距離日本足足六千公里,說那是日本「傳統」,根本就說不過去。話說回來,日本政府內閣近日提出將護衛艦「出雲號」改裝成航空母艦,直言是要加強海上警備制度;「單邊主義」加上「軍備競賽」,看來亞洲各國對日本再也不可掉以輕心,畢竟今日這個日本,跟二戰後被迫愛好和平的日本,已經完全不同。

 

圖片來源:文匯報

10
好慘呀
7
唔係呀哇
8
令人傷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