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世上只有媽媽好」問答比賽
鍵盤戰士,只求做到我筆寫我心,我手寫我口。
作者其他博評
【鐵筆錚錚】浸大會長無底線抗爭?
【鐵筆錚錚】浸大會長無底線抗爭?

早前一群浸大學生因為不滿普通話豁免試,一夥人衝到學校的語文中心「圍堵」教師,期間疑似作出威嚇教師的說話之餘,亦有人以粗言辱罵教師,引起全城公憤。校方把涉事的浸大學生會會長及另一名浸大生停課,之後二人再次就事件向教師道歉,校方遂讓二人復課;當大家以為涉事學生會知錯、有所悔過之際,今日有報道指,浸大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又再發聲「狙擊」學校,還聲稱自己不會為抗爭設立底線。既然「抗爭無底線」,劉子頎又何必怯於停課而道歉呢?他所謂的道歉,是真誠的嗎?

這是否真諴道歉?

坦白講,筆者十分鄙視劉子頎的一言一行,他帶領其他同學「佔領」語文中心、辱罵教師在先,已是必須予以強烈譴責的行為;之後校方要調查他以及把他停課,膽怯心驚的他就馬上聯同另一同學再就事件道歉,而當以為他會真誠悔過之際,他竟口出狂言,指自己不會為抗爭設立底線,這不禁令人懷疑,劉子頎的道歉,到底是真誠道歉,還是只是為了學席而採取的權宜之計。

浸大校方基於同情學生以及體讓他們還是年輕人,給他們一個機會,讓紀律調查繼續,但不再堅持要劉子頎等停課,但換來的還是被劉子頎狠批,甚至表示不排除繼續抗爭。在筆者而言,普通話豁免試以及科目,應當如何處理自然可以斟酌,但浸大眼前的學生,就是「你放過他一馬」,他就馬上再「狙擊」你,風格與盲反派「得勢不饒人」的做法,如出一轍。

浸大退得太快?

在整個事件上,浸大先讓劉子頎等復課,繼而決定成立小組檢討普通話要求,浸大或許是「退得太快」;這下子被學生包圍、「佔領」,轉過頭來不嚴肅處理涉事學生,還要探討是否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如果學生下次有其他要求而又採取「佔領」手法,校方還要退多少步呢?如果校方認為當初設立普通話科目或考試只為學生未來福祉著想,又是否應該那麼容易就卻步?

至於劉子頎,既然你認為自己「抗爭無底線」,又何須怯於被停課就急急道歉;如果要抗爭,你是否有心理準備面臨一切處分?無論是「抗爭」、「抗命」,最後一步是「找數」,希望劉子頎不要現在「口響響」,有事又再立即龜縮。 

原圖:R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