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民主黨許智峯自暴其醜
民主黨許智峯自暴其醜

「雙學三人」黃之鋒、羅冠聰嘅衝擊政總案雖然喺終審法院上訴得直,雖然終院講到明案件涉及暴力,亦指出上訴庭有權為將來案件作出指引,今次三位仁兄好彩唔使坐監,唔代表以後同類型案件嘅被告都係一樣。誰不知盲反派班人唔知係咪因為「太興奮」,竟然見到「唔使坐監」就大造文章「宣佈勝利」,其中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更加「勇猛」,直接質問特首林鄭月娥律政司覆核刑期係咪做錯等等。老老實實,到底大學讀法律嘅佢事前有冇睇過判詞架?


許智峯Too Simple?


正如林鄭月娥所回應,案件唔係許智峯或者部份盲反派人士睇得咁簡單,一來終審法院並冇指出律政司司長提出刑期覆核有錯,二來又認同上訴庭訂定咗量刑指引,成件事點睇都唔係律政司有錯。囍雨就認為,許智峯睇嘢唔止Too Simple(簡單),直頭係自暴其醜至真,判詞明明寫到明案件涉及暴力、可考慮嘅「公民抗命」元素少,而且上訴庭有權為將來案件作出指引,「雙學三人」唔使坐監,只係因為當時判刑指引未夠清晰咋。


翻查公開資料,雖然許智峯唔係律師或者大律師,但佢假假哋都係一個讀法律畢業嘅大學生,起訴、上訴或者刑期覆核等,佢應該好熟悉至係,因乜會認為政府、檢控部門就刑事案提出既定法律程序,包括上訴、刑期覆核而敗訴要認錯同道歉呢?檢控部門嘅法律觀點,同被告經常都唔一樣,甚至同法庭唔一樣都唔係特別事,許智峯唔知有冇睇過判詞就鬧人都算啦,仲要提出「政府要道歉」嘅歪論,佢真係枉為法律系畢業生,枉為立法會議員!


盲反派犯案纍纍 有道歉嗎?


仲有,如果要道歉,盲反派班人近年經常牽涉入唔同案件,有好多仲已經被判有罪,例如違法佔領期間襲警、衝擊政總、旺角暴動、反新界東北衝擊立法會等案,盲反派班人做咗咁多「好事」,係咪應該由佢哋向市民道歉呢?許智峯既然咁「正義」,佢會唔會叫「雙學三人」向衝擊政總案裡面受傷嘅保安道歉呀?坦白講,民主黨班人真係愈來愈語無倫次,新界東有件其身不正嘅林卓廷、港島就有件許智峯,如果有人話民主黨愈來愈墮落,囍雨只可以表示「不能同意更多」。


「雙學三人」案雖然結束,但由於激進勢力抬頭,相信類似案件喺將來仲會發生,如果民主黨仲係恪守「和平理性非暴力」立場,就應該叫人唔好學「雙學三人」,而唔係斷章取義,政治凌駕專業,一味盲撐三人,等人以為使用暴力都唔需要付出代價囉!


原圖:RTHK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