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如果我是習、李……
如果我是習、李……

據說,典型港女通常有這樣的特質:「我今日有咩唔同?」

「唔……」

「咁都睇唔出?」

「轉咗隻唇膏? …… 換咗第二隻眼影?……」

「剪咗髮呀!咁都睇唔到!」

「真係唔覺噃!」

「剪咗成吋呀,咁都唔覺?」無謂爭執由此起。

這陣子,看兩會新聞,看香港人演繹,忽然覺得這小島很有港女feel。「嗱嗱嗱,李克強冇講『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呢八個字喇……」大家咬文嚼字,或者政治就該要這樣演繹,但作為觀眾的我都有點累,更何況孭著十三億包袱的習、李。

就像情人節港男向港女送了花、訂了燭光晚餐、吃完飯還看電影,再漫步海邊,然後港女說: 「成晚你冇講過『我愛你』喎,乜呢三個字咁難講出口咩?」聽完,係咪想死?

這邊廂死了二十九人,百幾人躺在醫院,恐怖分子仍在逃;那邊廂,冶艷港女在發嗔,你的工作報告只提了我百幾個字,是不是不寵我了?

老實說,如果習、李特別用一整個章節去講香港,我想,大家的演繹又會變成中央高度干預,插手香港內政。

疼也不是,管也不是,如果我是習、李,對著這個特區港女,我會想死。李嘉誠說香港是個寵壞了的孩子,我覺得未夠貼切,香港更像一個難纏港女,我有手有腳,使乜你理呀?……哦,你唔錫我嘞!哦,你唔理我!

有人說,中共的政治從來都是這樣解讀,少一句,國策就變,不容忽視。我不是專家,想法天真,純粹代入習、李兩人的世界,解讀香港這字典,愈發莫名其妙。明明是你們舉起龍獅旗,個個說懷念殖民地政府,於是我少提「自治」,免得惹你誤會,然後你發爛渣: 「哦,唔畀我哋自治嘞!」卻不去想想,究竟是誰先動手動口,惹人收起「自治」二字?

原文轉載自《明報》2014年 3月10日

原圖來源:網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