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融,資深傳媒人,中學畢業後任《英文星報》記者及採訪主任。曾加入廉政公署,其後升至總新聞主任一職。1985年出任《英文虎報》總經理,及後兼任總編輯,期後更出任星島新聞集團總經理,兼《快報》出版人。現為公關公司負責人。
作者其他博評
香港有救嗎?由你決定!
香港有救嗎?由你決定!

相信這類令人哭笑不得的小學生答卷大家在網上多看了,當然認為老師給學生零分是理所當然,但笑過之後,無論你是搖頭嘆息,還是高呼「咁都得」,基本上只要提供答案的不是學生,而是純「搞笑」者如星爺,大家又忍不住再笑下去。

問題是當the ridiculous becomes the norm(離譜變成正常),大家便習以為常,又感覺無乜嘢,這個社會已經中毒了!

黃絲帶犯了法,被捕落案,帶上法庭,傳媒及黃絲記者竟為他們呼冤,更打造他們為英雄,是否出了問題?

當法律系教授漠視大學嚴格接受捐款的規則,自把自為,東窗事發,大學堅持調查,傳媒及自家人竟然包庇,同流合污者及自家更厚顏呼冤,說當局影響學術自由、大學自主,必要自己升職才合理。大家是否譁然?

當浸大講師說上司對自己佔中當死士有意見,可能當不成副主任,馬上叫立法會同黨聲討,就理所當然。而《南華早報》第一個華人總編輯被委任為大學副院長,只因他說過「人大8.31決定不能撼動」,深黃教員及學生馬上攻擊,要求重新檢定。這是否要大學及香港唯黃獨尊?

我們的社會是否有病?老實說,這類黃色病的傳染性似乎比沙士及新沙士更厲害。假如有一天,當傳媒及黃色帶菌者要為小學生呼冤,挑戰稱孔子為老人家有何錯?細菌兒子不是比細菌小嗎?早餐是否吃不到午餐及晚餐?會否今天給0分的老師,在歪理當道下,會被威脅到要給100分?

到那一天社會還有救嗎?香港今天可救嗎?你決定!

原文轉載自《晴報》 2015年6月30日

原圖:ifeng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