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黨中央委員,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剛由象牙塔走入地區工作,遊走於理論與現實之間,不知自己算是離地還是在地,但肯定任何政策脫離社區都只會變成笑話,如果認真就輸了,那就用輸家的身份走到底吧。
作者其他博評
派傳單?正呀!
派傳單?正呀!

一段時間沒有更新這裏,之前一直在這寫政策評論,但評論很多地方可寫,總希望這個地方能寫點別的東西。和編輯討論後,想在這裏寫點地區工作,有這個念頭源於之前來議員辦事處做暑期工的大學生,她完成工作後到大學做報告,介紹她在區議員辦事處的工作點滴,而得到老師的回應是,這不是一般區議員的工作範圍。

令我疑惑的是,那位老師都沒有到地區工作過,為何竟然會有這個判斷﹖但自己回想一下,其實也很易理解,在到地區工作前,也其實對地區工作的內容不甚了解,因此行外人對所謂地區工作有其他誤解其實很正常。如果是這樣,我何不利用這個地盤,寫點地區工作的片段和大家分享,讓大家也了解地區工作的各個方面。

到地區工作,第一步不免要派傳單。老實說很多人抗拒,但我卻很喜歡,可能大家會覺得這個有點變態,老實說我自已一開始也想不到。但如果問我,我會選派傳單是最「貼地」(離地的相反﹖)和居民接觸的方法。因為我不是政治明星,大家都唔需要畀面我,在派傳單時居民給我的反應肯定是最真實的反應。支持你的可以主動和你聊兩句,或微笑跟你打個招呼;有些人對你毫無表情,甚至繞路避開你;當然亦有對你或你政黨不滿的會和流露出厭惡眼神,甚至口出惡言。

認識很多朋友在這一關已經放棄從政了,的確要通過這一關面皮要幾呎厚,特別是在今天的政治氣氛,無論你在地區多用心去做,都總會有人因為你在不同陣營已將你視為仇敵。但從另一方面看,派傳單卻是非常好的試水溫方式。特別是當你迎面望向每個人時,當中沒有任何說話,卻能輕易從眼神得到一絲對方對你感覺,那種意會是微妙卻又實實在在。

老實講,好多年青人從政時往往想到的是在議會發表意見、接受傳媒訪問、同支持者握手等等,但一聽到派傳單,就有個心魔,覺得係阿姐做既工作。睇戲經常見到話學廚第一步係去批薯仔皮,我諗派傳單可能就係香港從政第一步。有時居民接你張傳單,未必真係會咁留意內容,反而係睇緊你個形象同態度,如果你連派傳單都做唔好或者唔想做,咁或者都證明你未必適合係香港從政了。


(內容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台立場。)

原文轉載自《881903.com》2015年1月29日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