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教育,最難處是身教
價值教育,最難處是身教

本文作者為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


早在民國年代,〈背影〉的作者朱自清先生,在公開場合屢屢指出,教育工作者要有教育信仰。但究竟教育信仰是甚麼,應該怎樣落實,是憑施教者的教學良知良心,將自己一生所學並以立身處世價值,傾囊相授,受教者亦必要跟隨所學,如影隨形?抑或盡量留白,施教者只要點撥,讓受教者自由逍遙學習,縱橫可以,天才創意就可多見?但無論哪門教育信仰、哪種教學方法,「以身作則」必是教學專業的路向標示,否則,受教必迷路,教學目標無法達到。怎樣的校長就有怎樣的教師,怎樣的教師就有怎樣的學生,千古不變。


品學共融,當是教育信仰的正宗,品德價值先行,學業成績隨後,東西兩方的教育同行,當無異議。但說易行難,考評制度有指標可量,學習進度有階梯,只要肯下苦功,一次努力不行,百次費勁攀爬,恒心耐力不斷補充,再修訂方法,大小成功都可預期,失敗乃成功之母,成功也可以為成功之父。


但品德修為造就,健康價值觀的塑造,在超後現代的社會裏,自由自我,人權超越現實,甚麼都不能,也不確定的滔滔大潮,風高浪急,品字何止要三個口,而是言人人殊,誰是KOL,誰就有價值建構話語權,但KOL被潮風一吹又消散,大社會大家善忘,誰可定品德的標準,正面價值觀的確立?更遑論逐步實踐品德教育。


近幾十年,香港學界潮流興說要實踐普世價值。近代世界乃至香港,西方提出的價值,不假思索就成為普世價值,近日美英就以只能在西方註冊的人權宣告,不斷指責東方的中國,剝奪新疆的人權,連「種族滅絕」的恐怖用語都派上用場,證據匱乏不重要,有話語權,有人相信就可以,無事可生事,小事可變大事,大事就弄成恐怖事,國際制裁就水到渠成。要向中國制裁的美國,其國內黑人的命不是命屬事實,印第安人被美國拓疆者所殺的,歷史證明,是少數嗎?至於加拿大,原住民學童於寄宿學校,埋屍地下室及亂墳發現案,證據確鑿,但加國政府卻大喊中國要尊重人權,不面紅耳熱、羞愧非常嗎?西方的普世人權價值,卻不是普世人民通行,更且是兩套可伸可縮的標準。怪哉!


最後兩句,價值教育,最難處是身教。


原文轉載自《星島日報》 2021年6月29日


原圖:中新社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5
好正
0
心心眼
3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5
嬲爆

評論

  • 你的光榮,我的榮耀
    你的光榮,我的榮耀
    2月前
    0 回應
    殖民者都是厚顏無恥:zombie::man_zombie: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