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不必在我 執政理應為民
成功不必在我 執政理應為民

有關上周六對「回港易」一事一改再改,有人以「鬧劇」來形容這次事件,行政長官在前天回應事件時,只是輕輕鬆鬆表示,特區政府不因為面對任何壓力而作出更改,對於一些所謂KOL所提的意見,也不會回應。對於掌握權力的政治人物,中國智慧有眾多至理名言:兼聽則明,偏信則暗;集思廣益;納諫如流;周聽不蔽;下無言則謂之喑,上無聞則謂之聾。如果對一個全香港媒體和幾十萬市民都必追蹤、必閱讀的面書留言,行政長官也是不屑一顧,那像我們這些一般小市民的聲音,真不知會置於何地!


但中國智慧也有一句老話,叫「成功不必在我」,意思就是效果導向,把事情做好就可以,不必爭功。所以無論政府的6小時轉軚和梁振英這位KOL 的意見有沒有關係,反正可以撥亂反正,不必讓數以萬計居粵的香港居民徬徨無計,則大功告成。


政府可不聽梁振英 卻無法減低其影響力


至於周前,同是KOL 梁振英先生早上在其面書建議改劃大欖郊野公園邊陲的約60 公頃土地時,政府也同日公布收回3幅地皮,可建1600戶資助房屋。對比KOL梁振英的約2萬個單位,這1600戶公營房屋只是小菜一碟,但不要小看政府的回應,如果KOL 梁振英每周一擊,那政府每周都找來3幅土地,都建1600個單位,一年下來,就有8.32萬個,那幾乎可以追得上董建華先生的八萬五偉大事業,「成功不必在我」又會有一個例子。


社會上有許多評論,都把梁先生提出大欖郊野公園邊陲改劃視為其競選政綱,這其實是一種相對狹隘的分析角度。首先,梁先生已經出任過第四任行政長官(以屆次計),並在2017年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這幾年來,個人近距離見證梁先生的新角色、新任務,他全情投入全國層次的工作,成立大灣區香港中心、「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香港中心、共享基金會等,配合國家發展策略,為鄰近國家根治白內障,為在外工作的國民籌建華文國際學校。此外,不少省市,都希望梁先生能運用其經驗、知識及國際網絡去協助他們發展。梁先生幫助寧夏紅酒打進國際市場,向香港展示其優質農產品,協助山東發展海洋經濟,其他省市領導尋求梁先生的協助,或大或小,直是門限為穿。14 億人口的中國是梁先生工作和服務的舞台,再去出任多一次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長官,如果只是追求名位,根本沒有任何進益。真的要選,亦不過責任所在,不得不選!


所以梁振英先生提出意見,不論你當他是 KOL,還是當他前任行政長官,抑或是全國政協副主席,其實都是作為一個熱愛香港的市民的肺腑之言。政府可以選擇不聽,但卻無法減低其在社會上的迴響和影響力。你不在大欖建屋,但你卻無法逃避750萬市民對房屋的殷切需求。


「回港易」事件 「管治機器」出了什麼問題?


對梁先生而言,成功不必在我,當不當行政長官,他都可以發表關乎香港人根本利益的意見。但執政者就必須為民。要為民,就必須有強大的執政和管治能力。以上周六「回港易」事件為例,問題不是簡單的對居粵香港市民造成不便,也不能簡簡單單的一句「擺烏龍」就畫上句號。從管治的層次來看,特區政府的「管治機器」出了什麼問題?就等於工廠的產品出現問題,工廠必定第一時間檢查生產線,否則,下一批產品又要丟進堆填區。


綜合特區政府多位負責人的回應,衛生防護中心在上周六下午宣布於翌日中止「回港易」,一定是按本子辦事,是按照「既定機制」來做決定。合情合理的推論,那套機制就是內地省和直轄市出現一宗確診事件,就馬上中止「回港易」。作為公務員,他們只會在這個機制下作出機械式操作,不可能自作主張,否則不止是面對內部紀律懲處,甚至有可能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而被檢控。


如果衛生防護中心沒有錯,那問題就是:政府是怎樣訂出這個不堪一擊的所謂機制?當建構這個機制時,相關官員,包括特首,究竟有沒有提出一個問題:如果大省如廣東省出現一宗病例,是不是仍然中止「回港易」?如果沒有人問,這個機制就是粗疏,就是馬虎!所以真的追究責任,就是追究這個馬虎、粗疏的機制是如何誕生的,不能只是簡單一句「擺烏龍」就作為結案陳辭!更不能說這是機制內的「自我修正」。這個機制根本沒有「自我修正」的設置,而是機制完全失效,在6小時後再經外來力量介入,打破舊有機制,政府官員重新作出決定!


很多人都問,行政長官在事件中扮演什麼角色。韓正副總理去年11月接見行政長官時,三令五申要求她「把疫情防控作為頭等大事來抓」,換句話說,她是特區防疫工程的第一責任人,而在政府制度,行政長官是兼任抗疫督導委員會暨指揮中心的最高領導人。這個「機制熔斷」,作為防疫第一責任人有沒有參與?而事發當天,負責執行這項指令的公務員,以及相關的起碼4個局的局長,有沒有請示行政長官?如果沒有請示,又是什麼原因?行政長官又是什麼時候收到消息?她又有沒有即時處理?這些才是關鍵的大問題。


防疫抗疫 行政長官不可能置之不理


在香港這個小地方,面對防疫抗疫這頭號大問題,行政長官不可能置之不理。那就算在制訂舊有機制時有所遺漏,那上周六當天,行政長官有何反應?有何角色?她是忙着介紹所謂「智能監獄」,還是忙着在香港電台錄影和選委對談?


回想到2019 年6 月9 日,香港反修例運動進入高潮,反對派劍拔弩張,在當日下午發動攤牌性的大遊行,行政長官忙什麼?翻查公開資料,正是忙着為橋嘴碼頭舉行啟用禮,忙着去海洋公園出席授旗禮,和忙着出席香港青年科學院成立典禮。大戰當前,當日起碼出席3場公開典禮,這種工作安排,合不合理!


執政為民,重擔也,理應察納雅言,廣開耳目;聚精會神,集中政務。非同兒戲,不可不察。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21年5月27日


原圖:政府新聞處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7
好正
6
心心眼
7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2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