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官到無求膽自大,官若有求無膽了
官到無求膽自大,官若有求無膽了

昨天(6日),立法會通過了一項沒約束力議案,促請政府改善施政。政務司長張建宗照例讀出罐頭答案:「特區政府一定會做好管治工作,做到良政善治,虛心聆聽,積極回應各種聲音……」


張建宗的話永遠那麼貫徹始終,找不到重點,聽不出答案,阿媽係女人。


議員發言的唯一亮點,是謝偉俊對政府的批評:「管治班子讓人感覺『一言堂』,好多司局長私下反映,大家不敢講嘢、不想講嘢……一個人始終有盲點,如果大家都唔敢出聲、唔想出聲,這班子一定出問題。」


謝偉俊議員的發言漏了一個名字,「一言堂」,是誰的「一言」?一個人有盲點,是誰的盲點?好明顯,劍指特首。


林鄭班子上任四年,由黑暴到疫情,香港離「良政善治」愈來愈遠。離地的政策、低級的錯誤,罄竹難書,大家碰到熟悉的官員都問:「你們怎搞的,為甚麼沒人提提她?」答案,如謝偉俊所言:不敢講、不想講。


每個人都有盲點,林鄭的盲點是離地,如果你是半山嘆世界阿太,這盲點不會造成障礙;但如果你是特首,這盲點就是災難。


四年盤點,香港的災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黑暴你還可以賴外國勢力,我們小小特區官員怎能跟國際對手較勁。但疫情呢?同一份考卷,落入全國省、市、自治區、特區的負責人手上,我們一直包尾,而且被遠遠拋離。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我們的管治者不肯跟隨「一國」的有效方法,偏偏堅持要搞「兩制抗疫」。


你玩「兩制抗疫」,中央也給你「兩制罰則」。全國上下,任何一個省市失手出了新個案,三日內就有人問責下台。但香港玩到第四波了,已不奢望清零,如果根據「一國罰則」,早已遍地烏紗,阿爺待我們太寬容了,如此抗疫成績表,竟沒人頭落地,實在愧對其他省市。


最近行會成員湯家驊接受訪問,力撐林鄭連任,認為她願意包容不同意見,是歷任特首之中「最開放」的一位。「最開放」跟「一言堂」明明南轅北轍,到底湯家驊與謝偉俊認識的是否同一個林鄭?其實,選特首不是看開放度,而是看成績表,滿江紅的考卷,你好意思拿來做連任政績?


林鄭參選特首時曾公開說過:「如果香港人的主流意見認為我無辦法擔任行政長官,我會辭職。」今日香港的主流意見是:特首民望跌破單位數,黃藍都在罵林鄭罵政府,撕裂多年的社會,終於有了共同語言。


未決定選特首前林鄭曾豪言:「官到無求膽自大」。當一個人有求了,想做特首了,想連任了,就連決斷的膽量都沒有了。


原文轉載自《經濟通》 2021年5月7日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4
好正
6
心心眼
3
好好笑
12
令人傷心
9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