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傳媒人,曾任《壹週刊》及《東周刊》副總編輯、天地出版社副總編輯及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客席主持人。畢業於香港大學。2010年創辦快樂書房,同時兼任董事總經理和總編輯。她在《頭條日報》及《明報》有撰寫專欄。
作者其他博評
港龍一把辛酸淚
港龍一把辛酸淚

國泰大裁員早已料到,萬料不到的是「港龍」這個歷史悠久的香港品牌,竟變成犧牲品!港龍從此走進歷史,永遠告別。


港龍的故事是一把辛酸淚。她是一九八五年由愛國商人曹光彪、包玉剛、霍英東及中資機構華潤、招商局等聯合成立,立志和壟斷巿場的英資國泰競爭,註冊資本一億元。開始時,便瞄準要開辦包括港、京、滬在內八個內地城市的航班,但港英政府諸多阻撓,以飛機型號問題先撤銷申請,後又要求港龍必須由英籍人士掌握。股東不肯放棄,終於由已入英國籍的包玉剛及曹光彪之子曹其鏞增持。怎料前太古大班彭勵治出任財政司後,出招封殺港龍,推出一家航空公司一航線政策,讓先獲發牌的國泰獲獨佔港、京、滬、倫敦和泰國等賺錢航線,港龍只能經營其他利潤低、客量少的航點。港龍捱至一九八九年,虧損累計高達二十三億港元,股東不得不出售股權,國泰見時機成熟便收購之,完成吞併的計劃,鞏固其在香港航空業霸主之位。


二○○六年,國泰全面收購港龍,令它變成其子公司。今年遇上世紀疫症,國泰索性「摺埋」港龍,遣散數千名員工。港龍的故事,令人黯然。


據說特首曾向國泰施壓,希望她能推遲宣佈重組計劃,盼中央出手拯救,但中央須保障深穗機場及南航的利益,際此艱難時勢,怎能顧及國泰呢?國泰縮水,港龍執笠,香港還能力撐交通樞紐的地位嗎?機場三跑怎麼辦?


港府出資幾百億救國泰和海洋公園,但疫情如無底深潭,進退失據,狂瀾無力挽。港龍標誌和香港飛龍神似,港龍消失,是很大的震撼,預示壞消息陸續有來。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 2020年10月22日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2
好正
11
心心眼
23
好好笑
61
令人傷心
49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