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展,執業眼科專科醫生,擔任多項公職,包括香港眼科醫學院院長、香港執業眼科醫生會會長、香港醫學會副會長、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並任智庫組織「香江智匯」副主席。
作者其他博評
隱藏失德教師後患無窮
隱藏失德教師後患無窮

判斷一個社會是否屬於健康、公平、良好的社會,三方面的標準最為重要──醫療、教育和司法的水平。醫療關乎人命健康,教育關乎文明的持續發展,司法關乎公正公義。


醫療系統出現任何劣質化的趨勢時,社會上每一個人的健康都有可能受損,甚至生命受到威脅。所以香港對醫護人員採取嚴格的規範措施,學醫科不僅要接受高標準的正規教育、實習後才可執業,專科醫生職業生涯中仍須不斷進行同樣嚴格的持續醫學進修,每3年必須拿到90分,才可獲得繼續註冊的資格。如果不幸發生醫療事故,或病人不滿醫生的治療方法,亦有行之已久、行之有效的制度和措施維護病人權利。若是投訴醫生失德,可以去香港醫務委員會;若是進行民事索償,可以訴諸法庭。香港是法治社會,有法可依、有法必依。


被投訴醫生聆訊須開名


醫務委員會是處理本港執業醫生的註冊和紀律規管事宜的組織,由24名醫生和8名業外委員組成。其中業外委員由行政長官委任4名,病人組織選出3名,消費者委員會提名1名;醫生委員亦是來自8個不同醫院或組織,避免醫醫相衞情況的出現。若是接到針對某位醫生的申訴,醫務委員會便會由初級偵詢組核實事實,若表面證供成立便會召開聆訊大會。大會絕大部分會以公開形式進行,就如法庭召開的審訊一樣,並容許記者及公眾人士列席。被投訴醫生的姓名及其被投訴的行為會提前一天公開。筆者在醫務委員會任職10年,處理過的案件中曾有不公開受害者姓名,但從未試過隱藏醫生的姓名。聆訊過程完全公開、公平、公正,非常透明。


在過去一年多的違法社會事件中,不少教師高調參與,聳人聽聞,家長紛紛投訴「黃師」的惡行。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表示,2019年6月至今年6月教育局接獲222宗關於教師在社會事件中涉嫌專業失當的投訴,180宗大致完成調查,當中63宗不成立;就成立的個案,局方已向17人發出譴責、9人發出書面警告。但由於「公開或會帶來標籤作用,影響其日後工作」,不便公開這些教師姓名、學校名稱等資料。


醫生是人體的工程師,而教師則是靈魂工程師,兩者比較。醫學界如果沒有好的制度,就沒有今日好的醫生。教育界方面,為何教育局再三堅持將社會事件中涉嫌或被證實專業失當教師的身份隱藏?教育局何以保證這些教師在被警告後能「洗心革面」,恢復專業水準呢?


家長將子女送去上學,是對學校及教師百分百的信任。如果有一些教師犯了規、犯了罪,教育局協助隱藏其身份是否助紂為虐?對學校、同學、家長、其他教師,甚至整體社會來說公平嗎?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聲稱公開「問題」教師姓名會影響教師及其學校。想問教育局是否考慮過,有幾百名同學正在接受被譴責的17名以及被書面警告的9名教師教導,而對他們崇敬的老師的不當行為根本不知情,甚至仍在被他們宣揚的黑暴理念洗腦,如此下去社會不是存在隱患嗎?而由於不知情,家長失去了為子女選擇學校和教師的權利。不知何時就會見到自己心中的「乖乖女」「乖乖仔」和他們老師一起出現在暴動的新聞中,成為政治炮灰。


教育是立國之本,如果做得不好,香港下一代、兩代、三代的中國人都會被「黑暴」教師教壞。教師的工作不單非常重要,甚至可以用神聖來形容。以醫學界的經驗,若是醫生行為不當,造成醫療事故,社會多年來的普遍共識均是屬於醫生個人行為,不會隨便將其服務的醫院及同事拉落水,故教育局長的解釋根本站不住腳。


教師要保持應有的水準,必須在陽光下接受社會的監督。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20年9月26日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1
好正
5
心心眼
5
好好笑
5
令人傷心
12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