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23歲 政治思覺失調怎醫?
特區23歲 政治思覺失調怎醫?

本文作者為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黃永


香港特別行政區本周將紀念回歸祖國23--以「人」來比喻的話,特區今年算是大學畢業,要為前途打拼了。

 

港人被害妄想 幻想暴力可迫就範

 

23歲,確是一個關鍵年齡:網絡有很多「怎樣為23歲的自己作職場生涯(career path)規劃」的文章;另外體育界亦有不少項目會以23歲作分水嶺--23歲開始便不會被歸類為年輕或業餘球員,必須接受職業運動員的正式身份,也就是professional

 

23歲,也是令很多醫生憂心的一個年紀:因為那是思覺失調發病的高峰期。根據香港大學和思覺基金的資料,思覺失調較常會出現在1525歲的青年身上--套用上述比喻:那十年對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而言,正是20122022年,也就是包含反國教、佔領行動、反修例的那段時期。

 

很多香港人對被迫害的妄想、認為暴力能夠迫使別人(甚至政權)就範的幻覺,還有在社交網絡展現的思想及言語紊亂,的確跟思覺失調之徵狀相若,乃至可稱之為:「政治思覺失調」。

 

勿成「傷仲永」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也有些人以為,將通過的《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可以制止這種政治層面的思覺失調。然而這恐怕亦甚困難,畢竟此招之主要目的,在於穩定內部和警告外國不要繼續干預,故除非香港社會本身願意平復下來,否則亂象仍會以無定向方式在各區斷斷續續出現。

 

香港未來的故事,亦有可能變成另一個《傷仲永》的故事--小時(也就是回歸初期)了了,長大後卻變得愈來愈平凡。留意故事為仲永的不幸所提供的解釋:因為仲永的父親利用兒子之才華圖利,每日帶仲永四處拜訪別人,令他從此疏於學習。過去數年,又有多少人借香港之名四出外訪,以打「國際綫」為自己及其黨羽謀求政治利益?

 

如何走下去?如上所論,「港區國安法」正式通過後,香港人的取態至為關鍵:始終社會整體靜不下來,就沒有穩定的環境作任何形式發展。

 

過去不少人只顧香港自身利益,往往忽略了更大的圖畫與國際形勢;經過23年後到了今天,中美雙方大國博弈格局終於相當明顯,一般市民相信亦能夠逐漸感受到外國勢力如何利用香港借力打力,劍指中國,遏抑其進一步擴張。

 

中美巨人搏擊 港人怎顯成熟?

 

在中美兩大巨人搏擊之際,香港人到底願不願意接受當下一切皆人浮於事、不能單純按自己的意思話事?畢竟特區23歲了,若然一眾政界持份者(如:官員、議員、商賈、傳媒及公民社會領袖等)尚未能發展出全局視野來宏觀國際的話,那我們仍未算成熟,而一直是只懂「自己顧自己」的那個長不大之孩子。

 

著名研究成年人心智發展的哈佛大學教育心理學家Robert Kegan在其「社會成熟理論」(Theory of Social Maturity)提出,成熟的其中兩個關鍵指標,分別是:(1)了解周邊環境的複雜性,以及(2)逐漸減低自我的主觀性。而一個人以至一個社會的成熟程度,則顯現於意識到境況複雜與自身局限以後,最終如何作出選擇--不斷強調無力感、宣揚恐慌,預示未來有多可怕,其實源於許多香港人(尤其議員)不想自己作出選擇,更不想承擔責任;相反,若然由他人作主,則自己可永遠表達不滿,透過永續投訴與抗爭來「表演」不屈不撓。

 

最近之經典例子,莫過於有些打算參選立法會的人,說自己只是反對「在未有雙普選前通過港區國安法」,故只是「條件性」反對而非「原則性」反對,因而不應被DQ云云。成熟的政治人物卻不會如此為自己辯解--因為「未有雙普選」是既定事實,「通過港區國安法」也將既成事實,在這樣的客觀環境之下,還要強調自己「可以接受有了雙普選後實施港區國安法」,反映出一種罔顧(或不接受)現實的心理狀態,屬於政治層面的思覺失調。

 

政治現實--23條難再成政治籌碼

 

特區23歲了,我們得面對現實--現實就是通過港區國安法後,為基本法23條立法的迫切性沒有了(中央當然繼續要求香港就此自行立法,畢竟那是特區的憲制責任)。隨之而來的另一現實,是特區各派可借助「為23條作本地立法」的政治籌碼也從此沒有了:任何建制派人士今後想參選特首,已不能再以此獲中央青睞,必須承諾更多才有入閘機會;對泛民來說,亦不能再以23條跟中央「交換」重啟政改--相對而言,小圈子利益集團的力量,亦會因為政制不變而間接得以擴張。

 

成熟,在於認清環境的複雜性。如上所論,面對香港未來的政治環境,中央為了對外展現全面上下團結一致,加上在疫情期間務求令經濟急速反彈,在現有的國家安全基礎之上,很明顯希望香港盡快融入大灣區發展之中,而且這亦是商界利之所在,是故下任特首候選人務須提出具體的融合方案。

 

至於不願意配合這個方向的香港人,中央似乎也預備接受他們盡快移民--有意移民者多數支持反對派,這些人一旦離開,從選舉角度看,反而對建制派更有利。

 

很無奈?也許是罷--曾經,我們有一次機會突破小圈子選舉,得以一人一票選特首,但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了--那年是2015年,香港特區18歲生日之前,快要成年了--當然,成年不一定成熟……如今學曉接受現實,與其回望,不如前看。

 

原文轉載自《經濟通 2020629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
點算呀
3
驚訝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