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海明,原名何永謙,現任市區重建局非執行董事,擁有加州(伯克來)大學城市規劃碩士學位。一九七八至二零零三年間,曾出任香港政府多個高級職位,包括房屋署助理署長、首席助理民政事務司、衛生及福利局副局長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副署長等。
作者其他博評
留守全民皆輸 開放提名解困
留守全民皆輸 開放提名解困

佔領街頭的群眾運動已經延續逾40天。從肉眼觀察,還留在佔領區內的人已經不多。

由於交通受阻,各行業生意皆受打擊。特別是在受影響區內「搵食」的小商戶和打工仔,收入下降,苦不堪言。不過港人鬥志頑強,每日如常作息。

稱自首保法治 懶理小商戶

運動發展至今,不合情理處,已經愈來愈多人看透:首先,聲稱追求民主的佔領者完全漠視民意。運動主事者,怪責港府沒有準確向北京反映民意,自己卻罔僱主流民意是希望退場。

第二,批評現政府缺乏認受性的佔領者,自己亦在缺乏任何法理基礎上,長期佔領街道,影響他人。

第三,他們堅稱沒有破壞法治,因為,有一天他們會自首。坦白說,就算佔領者自首,等候法庭法落,又如何能夠彌補市民的實際經濟損失?最不合理的,莫如泛民的律師議員教唆他人破壞法庭的禁制令。

第四,早期堅持以愛與和平帶領羣眾的佔中三子,現在看見羣眾運動失控,卻自私地返回工作崗位,一走了之,不顧其他人使用道路的權利,不宣布行動結束。

第五,佔領區每日消耗大量物資,但供應仍然不絕,後者引發社會關注。愈來愈多市民相信,有外國勢力試圖影響香港政局。

市民目睹主事者不合情理的言行,連一些原先支持佔領或中間派人士都改變主意,使民意明顯向反對佔領傾斜。若佔中三子及雙學領袖真的是自發推動運動,而又愛護香港並尊重民主精神的話,他們便應該結束佔領行動。

近日,各項指標皆證明上述的分析,包括反佔中大聯盟在兩周內收集了180萬市民簽名。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的民調反映,超過73%的市民認為佔領者應該退場。另一項民調顯示,未曾參與運動的人中,79%支持立即終止佔領。

失退場黃金機會 兩學詞窮

事件發展至今,不但廣大市民生活受影響,其實,幾乎所有持份者皆是輸家。

最大的輸家可能是泛民政黨及議員,他們多年來在立法會地區選舉皆佔優勢,反映他們的政見獲市民支持。但他們今次逆民意行事,使部分原支持者改變立場。他們會否在2015年區議會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遭受前所未見的挫敗,值得留意。

學生是未來的主人翁,理應備受各界愛護,但是,他們錯失了約10日前光榮退場的黄金機會,現在民意逆轉,學生面對傳媒時,言詞牽强,開始處於劣勢而不懂轉身,反映政治經驗不足。世間上哪有必勝的羣眾運動,希望他們盡早聽人勸喻,返回校園,埋首苦讀。他日定必再有機會為促進社會公義而努力。

若果學聯成員是自發行事,他們更加需要小心。事發之前,已有西方傳媒詳細討論今次的鬥爭策略,論者指出,佔中影響經濟,容易不受市民歡迎,宜利用學生,長期與政府鬥爭,令中國政府尷尬。有留意國際輿論的人,可能覺得過去數周事態的發展有點似曾相識。

撑佔領損中國 西方嫌疑大

今次事件中的另一輸家,是西方國家。過去數十年,港人皆嚮往英美文化,親西方而疏中、俄等社會制度不同的地方。這亦是催生今次運動複雜的背後因素之一。但是,現在愈來愈多港人相信,事件背後必有西方勢力支撑。香港人擁國際視野,見慣中東、非洲諸國的政治運動,如顏色革命,很快便看出香港今次的群眾運動並不尋常。

除了源源不絕的物資,還有口徑一致的外國傳媒。還記得運動初期,所有外國傳媒皆稱此行動為雨傘革命,並盡力醜化警察。很多身居外地港人,特別是那些還有親友在警隊中工作者,皆設法了解實情,驚恐發現一向以為客觀公正的西方傳媒,原來也有偏頗之時。

至副總理汪洋在10月中出訪俄羅斯,指外國勢力試圖在港推動顏色革命,外國傳媒和在港佔領者即改口,稱事件為雨傘運動。

若愈來愈多港人相信,西方國家為了削弱中國長遠的國力,而在香港興風作浪,破壞港人家園,香港會否慢慢孕育出一股反西方的情緒,實在有待觀察。

自1990年代港府解散政治部後,港府已經喪失了監測外國情報人員在港活動的能力。外國勢力在今次事件介入多少,可能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說清楚。事件提醒了我們,港府日後需認真檢討,應否重設政治部。

起初,很多人以為事件最大的輸家是港府,事實上在催淚煙事件後,有一段時間港府在公關上處於劣勢,但是,最難能可貴的是,屢遭挑釁的前綫警員能謹守崗位,公務員仍能各司其職,使事件對社會的破壞減至最低。其實,中港政府對今次群眾事件的處理手法是光明磊落的。不流血、不退讓,就是在堅持落實「一國兩制」。發揮兩制精神,容許港人發聲,所以不輕言流血。這點事先不是多數人所預期的。

不流血不退讓 堅守一國兩制

但堅持特首選舉按基本法辦事,不容反對中央政府的人出任特首,是一國下的基本原則。正如林鄭月娥曾經說過,這是基本的政治倫理。但卻是現爭拗的主題,可見一國兩制教育長路漫漫。

那麼,事件如何解決?就算親建制的人都要明白,不少年輕人真的擔心,提名委員會的代表性不足,影響港人的特首選擇。政府要向社會展示最大的善意和真誠,嘗試設立一個開放的提名制度,容許不同政見者參選,只要他們不反對中央政府。從而希望贏取中間派及溫和民主派的支持。

不少年輕人不滿現政治制度及社會狀況,是需要政府關注、處理和逐步化解。不過,這當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再抗爭下去,全港人人皆成輸家。筆者真的希望學生明白,即時退場,以免誤人誤己。

原文轉載自《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11月13日

原圖:takungpao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