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餘歲的港青,中學後負笈英國,研修法律及政治。本欲投身於江湖,卻見波譎雲詭的時政,與其淌這渾水,不如廣邀同路朋友,談笑風生,以法論政,於建立屬於大家的一片「余唐」。 個人Facebook:www.facebook.com/yu.t.205
作者其他博評
激進化系列(三)香港社會響起警號
激進化系列(三)香港社會響起警號

再談「激進化」政治主張。受金融海嘯及希臘危機的沖擊後,歐盟諸國的經濟實力一直疲弱,直到近年才有所好轉。加上一戰二戰的悲痛教訓,目前歐盟對民粹主義的抬頭,大為警惕,因各國領袖深知,倘若歐洲在這節骨眼上再受極右、激進思潮影響,將會對政經社三方面導致不堪設想的後果。偏生經濟低迷和人民對全球化的不信任,乃培育民粹主義的絕佳溫床。


事實上,數月前意大利政府由「五星運動」(Movimento 5 Stelle)極右政黨所執掌,其政府較早時提出的一份財政預算草案,包括大規模福利主義性的補貼政策,被外界認為是該黨兌現競選承諾的舉措,然而有關預算卻被歐盟拒絕通過。不難發現,歐盟在有關的決定上,有著打擊民粹的考量。實際上,歐洲地區大為關注意大利的民粹極右,且於批評力度上毫不手軟。外媒Politico便刊出一篇題為「Italy’s Beggar’s Nationalism」,直指眼下意大利政府的民粹思維形同乞丐,花霍盟友金錢以自肥。


極端政治於現代的發展


因此我們不難理解歐盟近年來對「民族主義」(Nationalism)的批評。歐洲峰會主席圖斯克指出,「民族主義」將對歐盟構成「基礎性威脅」。法國總統馬克龍亦多次批評「民族主義」對全球的影響,即使是「得罪」美國總統,在針對「民族主義」的言論上毫不含糊。



談及「民族主義」,原因是歷史告訴我們,那是走向民粹、「激進化」的第一步。舉納粹德國為例,一戰戰敗後國家的資源重鎮幾乎盡落勝利國手中,賠償和金為財政帶來龐大壓力,其時威瑪共和國的民主政府被指施政緩慢,未能急民所急,使納粹黨有機可乘。然而,納粹黨的政治論述,側重的並非實質經濟改革,而是搬出一套「雅利安民族論」,將「非我族類」者貶抑、中傷,然後藉一系列煽動仇恨的行動,逐步蠱惑支持群眾走上極端、「激進化」的政治。


香港何去何從?


全球排外民粹的極右之風,美國飽受其害,歐洲嚴陣以待。反觀香港,從「違法佔中」到「本土」、「港獨」、「香港民族論」、「去漢人論」,種種單邊思潮、煽動仇中的主張漸漸冒起。歐美各國有危險的「白人至上」主義,香港的「港人至上」主張,其激進程度亦不遑多讓。部分政客將本地問題全歸咎於中港兩地融合,然而相關論調一來與種族歧視無疑,二來大多訴諸情感,單純從文化差異而帶來的不適為由,對新來港人士口誅筆伐,當歐美正為非法移民爭取權利時,香港極右組織卻「領先一步」,辱罵驅趕合法入境的旅客、獲得居留權及身份的移民,甚至對之行使暴力,實在令人側目,亦為社會響起警號。


到底香港未來,是要踏上「激進化」政治的不歸路,還是懸崖勒馬,啓動修補社會的程序?熱愛香港的朋友們,應一同深思。


圖片來源: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5
點算呀
3
唔係呀哇
7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