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餘歲的港青,中學後負笈英國,研修法律及政治。本欲投身於江湖,卻見波譎雲詭的時政,與其淌這渾水,不如廣邀同路朋友,談笑風生,以法論政,於建立屬於大家的一片「余唐」。 個人Facebook:www.facebook.com/yu.t.205
作者其他博評
激進化系列(二)西方激進化主義抬頭
激進化系列(二)西方激進化主義抬頭

筆者早前提及過「激進化」思潮已為歐美世界的政局、經濟、民生,帶來多方面影響。事實上,英國媒體曾訪問過當地一名被「激進化」主義影響的青年,透過與他深入訪談,讓大眾了解到「激進化」政治的手段,以及其危險性。


「激進化」政客的手段


在那段紀錄片中,該青年指出參與「激進化」政治的主因,在於他不感被社會認同或接納。學業上的挫敗和生活上的失落,令他尋求一處能獲歸屬感、認同感和成就感的地方。英國其中一個「激進化」政治組織,成為了他的精神寄託。該青年回憶指,「激進化」組織所舉辦的示威活動,令他感受到受人歡迎、接納的感覺,以致他不介意參與那些實際上極度歧視性和仇恨性的活動。「當時(該組織)的領袖親自致電給我」該青年在訪問中透露,那電話給予他莫大的驕傲感和成就感。這些舉措,令那名青年愈加激進。幸好後來英國當地的預防「激進化」機構介入,該名青年才得而重回社會正軌。


從上述英媒報道可見,「激進化」政治的冒起有著其社會背景,以及一系列有系統的誘導工作。他們在招攬支持者上亦有針對群體:社會歸屬感薄弱、自信心低落、學業/事業成就或不明顯、渴望認同感的青年人。國際組織「全球團結」(Global United)的創辦人狄維瑟(Prashan De Visser),曾對「激進化」下如此定義:

 

            (激進化)是一個誘導過程,目的是令青年

               一、信奉極端、激進主義

               二、妖魔化青年對特定群體的印象

               三、令青年擁抱暴力


本地「激進化」政治的危害


事實上,「激進化」政治亦非國外政客專利,本地政壇亦不乏打著「本土」幌子的激進政客,利用內地與香港的兩地矛盾,鼓吹仇中風氣,對內地進行「妖魔化」,以聚集支持群眾。眼下《逃犯條例》的修訂風波,更成本地「激進化」政治的催化劑:「違法達義」的主張推至極端,政客鼓吹青年毫無底線、黑白不分地縱容暴行,包括堵路、傷人、刑毀、縱火等行為,都一律「不割席」,甚至揚言行動要升級;被「妖魔化」、惡意中傷的群體不再限於內地人士,本地政見不同者、執法者、甚至是單純年齡層不同的民眾,亦被激進政客抹黑,標籤為敵人,令社會仇恨和撕裂更為嚴重。這一切行為,均令香港走上更極端的道路上,亦令被「激進化」的青年陷於更大的險境,觸犯的罪行更嚴重,面臨更重的法律責任。


英國那名青年的故事,告訴港人「激進化」政治對青年的影響、對社會的危害,亦道出了有關政客在煽惑青年時所用的手段。社會各界應引以為戒,在「激進化」政治意圖將香港推往玉石俱焚的危機時,嚴辭發聲共同喝止。


圖片來源: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
點算呀
2
嬲爆
3
唔係呀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