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黃絲的「豬肉佬」思維
香港黃絲的「豬肉佬」思維

本文作者為時事評論員馮煒光


一位朋友的姪女因父母白手興家的關係,走遍世界,由南美的巴西到中東的杜拜,以至吉隆坡和內地的北京。她看著《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兩次大遊行,不禁對我朋友說:「為何香港人這麼看得起自己?」她這句說話可圈可點,這位女孩子30出頭,香港出生,能講兩文三語,父母從不渉足政界,故她們一家人絕不是甚麼人大、政協,甚至連個區議員或太平紳士都不是。全家人只是殷實地做好這盤飲食生意,但因為父母業務關係而走遍世界,她回望香港而發出的疑問,值得我們深思。

 

中央整治港人?為何黎智英尚在?


她的潛台詞是:中國中央政府有需要這樣來「整治」香港人?倘若中國政府這麼「凶狠」,過去22年為何一位像樣的反對派頭臉人物也不去動?李柱銘,黎智英出事了嗎?69日和16日遊行的幾十萬香港市民,有那位敢說他們在中央政府心目中,「厲害」過李柱銘和黎智英呢?李和黎沒有事,他們的子姪輩有事嗎?李柱銘的獨子還成為了過百億的化粧品零售上市公司的乘龍快婿呢!這家大中華馳名的化粧品零售店有因為和李柱銘沾親帶故而出事嗎?業務有因為李柱銘而在內地市場有阻滯嗎?

 

當然黃絲會說,我們不為自己,我們為下一代。問題是:你的下一代會出一個在中國政府心目中,政治能量勁過李柱銘和黎智英的人物?這未免太高估你的下一代吧?而且,真的如此,總不會所有在6 9 日和 16 日遊行人士都有這樣的下一代吧?

 

倘中國真的野蠻 何不「一國一制」?


然後黃絲會說:他們要力保內地和香港的「防火牆」,我們是全中國最幸福的中國人,不用受到中國內地「不堪」的司法制度威脅,故我們要力保這「牆」﹗問題是:倘若中國內地真的如此差勁,14 億中國人天天受著共產黨的「野蠻司法」威脅,那麼他們不敢反抗,也不會不敢逃吧?文革時內地和香港邊界封閉,還是有「大逃港」嗎?難道今天中國人自由到外地去旅遊,為何不見全球有中國人「難民潮」呢?香港前段時間,不是投訴滿街內地人嗎?為何這些內地人都不滯留香港,而是乖乖回去內地,繼續接受內地共產黨的「野蠻司法」呢?

 

再者,中國內地(根據《逃犯條例修訂》,只有中央級機關才有權提移交逃犯) 真的這麼「野蠻」,念茲在茲,就是要移交黃絲港人,對香港人這麼「不共戴天」,連普通一個「豬肉佬」也不放過, 那麼中央政府為何要實施「一國兩制」?立即實施「一國一制」便行了,那根本不用大廢周章,修訂移交逃犯安排。

 

至於外國商會表示憂慮,更覺可笑。倘若內地司法制度是一個「黑洞」,令外國商人深感不安,如芒在背。那為何這麼多外國商人在北京、上海和廣州做生意呢?他們不怕嗎?他們為何不全集中在香港,然後派「不怕死」的香港人北上去代表他們談生意,至多在簽約時安排視像會議便可以了。這樣他們可以安全地大賺中國內地的錢。但現時在全國內地尤其上述3個城市,滿街都是外國人!

 

14 億中700 黃絲勿高估自己


當甚麼道理都講不過筆者時,69日一位「朋友」一面遊行,一面在網上群組駁斥我說:你相信一位終身制的獨裁者?筆者不禁反駁:「你遊行是反修例,抑或是反對國家20183月修改了憲法呢?」如果是後者,那你應早在2018 3 月或七一去遊行。你若是反修例,那麼請反駁我的論據。說到沒話好說,這位「朋友」竟然說:「30年前有人也說了不滿內地政府的話,怎知前幾卻去當官了﹗」筆者見到這段話,忍不住哈哈大笑,因為這證明了這位「朋友」反對修例,辭窮理屈,連陳年歷史,連筆者也記不起的歷史,也要搬出來了。

 

奉勸香港黃絲,不要看到自己這麼大。在中國政府眼中,我們只是14億中的700萬而已,連1 %也不到。中央要處理的大問題多著呢﹗要大廢周章來移交你香港一個「豬肉佬」?「香港黃絲,你冇野呀嗎?」。筆者多年研究中國共產黨和中央政府的得著是:中共和中央對香港的關愛和多次退讓,只是愛惜香港人,絕不是怕了香港人,這點必須清楚。


原圖: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93
好正
28
超無奈
3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