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敦煌復興中華文化
守住敦煌復興中華文化
本文作者為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
 
周日與二十多位朋友前赴敦煌,先從香港乘機往西安,再從西安轉往敦煌,兩邊的機場安檢連等候,八至十個小時少不了。但能踏足歷史文化厚重、目睹這裏讓人神往、讚嘆不絕的莫高窟壁畫,過千年一代又一代的工匠與畫師,心靈契合,鬼斧神工,薪火相傳。風沙歲月有情,留下飛天舞敦煌,又能看嗚沙山之沙線美,伴着悠閒月牙泉,置身此情此景,是難得的緣份,十個八個小時的交通行程是超值得很。
 
敦煌的寶藏不少,但眾所周知,二十世紀之初,國弱文化保存力也弱,今天俄國、法國、英國的國家級博物館,就各自藏有不少掠奪自敦煌的佛像與經卷,都是無價寶。
 
參訪「敦煌藏經洞陳列館」,看館前豎立「敦煌者吾國學術之傷心史也」,出自唐史專家、國學大師陳寅恪先生的肺腑。陳老文字精練鏗鏘,除不恥列強掠奪之外,亦哀嘆當時的政府與知識分子捍衛歷史文物的無意與無力。二十世紀之初,八國聯軍軍事及政治明目入侵的同時,中國各地文物寶藏亦靜悄悄地流失,敦煌是災區之一,惟晚清夕陽政府只能任人魚肉。
 
歷史如梭。1987年,敦煌莫高窟終被評為世界文化遺產。結果追遠因,不得不提新中國成立後,在面對經濟異常匱乏的情況下,第一任敦煌研究所所長常書鴻先生的刻苦守份,常先生於1927年已赴法留學,並已在當地舉辦個人畫展、獲法國美術沙龍金獎,在名利漸盛的時候,常先生偶然得見法國漢學家伯希和拍攝的《敦煌石窟圖錄》,對中國古代藝術大為驚嘆,毅然選擇回國,致力研究敦煌藝術。
 
隨後抗日戰爭爆發,烽火漫天,中華民族危機重重,常先生仍堅持守家、守國、守着中華文化寶地敦煌,甘願到敦煌過苦難日子,看常書鴻先生生前在簡陋破屋工作,放棄優容,困乏多情,衛國衛敦煌文化兩肩挑。筆者敬佩之餘,亦聯想到大學問家的共性是生於憂患、無私奉獻。陳寅恪、常書鴻等人的一生就是典範明證,由此而衍生難以言喻的歷史文化精神,讓中華民族凝聚繼續向前行。
 
敦煌今在,如何守住這塊文化寶地?這回,筆者有幸可親睹敦煌研究院的防沙工程,以及保護莫高窟的電腦控制室,除科學力量外,更重要是工作人員付上的心力,彼此共同守住敦煌,讓敦煌不再難過。事實上,現場所見,整個敦煌遊區,管理得整整有條,清潔狀況理想,再看敦煌的未來,當與國家的經濟發展狀況成正比、與國家對中華文化保護的決心、起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放眼未來, 「一帶一路」的世界發展策略經已重新出發,命運共同體是人類的嚮往,中華文化復興是國人的責任, 「敦者,大也;煌者,盛也」,焚香祝禱!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181019
 
原圖:政府網頁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
支持
1
好正
1
心心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