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沉默的代罪羔羊
沉默的代罪羔羊

這幾天刷屏的新聞,是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卡舒吉的7分鐘活生生肢解事件。


全球觸目,皆因事件太駭人聽聞。據土耳其傳媒報導,卡舒吉是在土耳其的沙特阿拉伯領事館內被監生割掉手指、四肢、最後斬頭至死,虐殺過程僅僅7分鐘,行刑隊共15人,他們都是專程從沙國坐私人飛機飛到土耳其,操刀的是沙國法醫,報導形容他竟是戴著耳筒邊聽音樂邊肢解,毛骨悚然得讓人想起《沉默的羔羊》。完事後,行刑隊立即乘私人飛機離開土耳其。


殺人內容繪影繪聲,大家不禁問:為什麼土耳其傳媒會鉅細無遺知悉一切?


據報導,是因為卡舒吉手上那隻Apple watch,他一進領事館就按下手錶的錄音功能,於是殺人過程的聲音檔案就傳上雲端,傳播到全世界,連法醫行兇時戴上耳筒說那句:「我做事時喜歡聽音樂,你們也聽吧。」及卡舒吉那7分鐘的淒厲慘叫,都一一被錄下,那錄音檔案,不單掌握在土耳其媒體手上,連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都聽了。


乍看此報導,還以為是Apple watch廣告,後來再翻查資料,發覺這個Apple watch大概只是幌子,一個美國記者死在土耳其的沙特阿拉伯領事館,夾在兩國中間,土耳其絕不能牽連其中,逼不得已拿出錄音證據是最好的置身事外方法。但錄音何來?總不能公開告訴全世界領事館內有竊聽器,於是,卡舒吉的Apple watch就成了最沉默的代罪羔羊。


當然,這一切都是專家推論,諜戰從來都沒有白紙黑字的真憑實據,但根據歷史軌跡,領事館從來都是國家間諜永遠的目標。因為駐外使館本就是一個國家領土的延伸,它是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危險的角落。


冷戰時期,就曾發生一宗CIA最大恥辱,當年美國駐莫斯科大使館竟被安裝了竊聽器,被俄國監聽了八年之久。發現時,那竊聽器是被安裝在一個木雕美國國徽的鷹眼上。


木雕何來?那要追溯到 1945年一場首腦會議,當時英美俄三國首腦邱吉爾、羅斯福和斯大林在蘇聯的克里米亞開會,訂立戰後世界新秩序和列強利益分配的「雅爾達密約」。蘇聯藉口「我們的小朋友要給美國總統送禮物」,由頂級工匠打造了個精美木刻美國國徽,由美國駐莫斯科大使代領。禮物拿了回來,當然是掛到領事館內,於是,一個神不知鬼不覺的竊聽器就進駐美國領事館8年之久。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