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研究主任、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委員、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委員,從事研究工作多年,主力研究政治、經濟等範疇。
作者其他博評
被人工挑戰的智能
被人工挑戰的智能

人類與機器的關係,由歷史上的工業革命,到科幻電影中的人機大戰,都總是耐人尋味,值得思考。幾年前,Alpha GO 在棋壇上打出名堂,令到人類驚覺人工的智能已突飛猛進。


隨着深度學習技術的突破,人工智能開始為經濟和社會帶來革命性改變,亦引發了對人工智能取代人類勞動力的擔憂。牛津大學馬丁學院的佛瑞教授和奧斯本尼教授曾做過一項研究,利用前沿的機械學習方法,對美國就業市場的智能化風險做了定量分析,發現美國在未來十到二十年有高達47%的工作面臨七成機會可能被智能化技術取代。


香港的情況會怎樣?早前,一國兩制研究中心與牛津大學合作,對香港就業市場受到人工智能衝擊的風險展開研究。牛津大學團隊的保羅德沃夫博士用上述方法分析了香港的就業市場情況,發現在香港370萬就業人口中,有28%的工作處於智能化的高風險區域(>=70%),有18%處於低風險區域(<=30%)。這意味着在未來十到二十年間,香港有約100萬的就業人口面臨高達七成的風險工作可能被智能化技術取代。


更重要的是,哪些行業屬於這種「高風險的工種」?一般人可以理解的秘書、出納員、速遞員等涉及較多人手操作的工種,固然在其中。但研究發現,會計、核數師、法務助理等專業服務工種,也屬高風險之列。


相對而言,創造性和社交智慧要求愈高的工種,被智能化技術取代的風險愈低。這些要用到複雜管理、社交和照顧他人能力的工種包括教育行政人員、護士、餐廳和酒店經理、首席執行官,風險都低於10%。此外,像資訊及通訊科技研究及產品開發專業人員這樣需要創造性智慧的工種也處於較安全區域。人工智能的最大衝擊是,以往機器取代的是勞力,但在未來機器取代的是智能。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原文轉載自《都市日報》 2018年7月27日


原圖:新華社資料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